2014年10月07日

9月的最后一天

  上午請了半天假。公子鳴放四天假,中午要回來吃飯。
  七點半起床,父親來電,說公子鳴吃飯的事情怕是要黃湯了,原因就是父親感冒了,在診所打點滴。根本就沒說過公子鳴要到娘家吃午飯的事情,父親來電,就是要讓我知曉他 史雲遜生病了。
  簡單的做了壹些家務。收拾公子鳴的房間。托地板。
  買菜。花菜。韭菜。肉。四季白菜。西紅柿。
  他爹來信息,中午哪裏吃飯?回信,家裏。
  壹切准備停當,給父親去電。父親正在電信局和他的老夥計們參加老幹的活動。父親壹年要感冒好幾回,每回感冒都咳嗽不已,每回感冒都要打幾天吊針。今年父親打吊針的次數比去年少了。
  看了兩集電視。十壹點半開始炒菜。炖了排骨,忘了買炖排骨的蘿蔔或者冬瓜。排骨熬了三個小時,撈起來,回鍋,炒木耳。排骨湯下白菜。肉醬之後炒花菜。韭菜煎蛋。
  昨日給他爹短信:請明日十二點到兒子寢室接他,幫他把衣服和被子都帶回來,不要吵他,耐煩點。現在這個事情,教育孩子要有策略和加倍的耐性。隔壁縣的兩個高中生前幾日跳樓自殺了,如今的高中生,亞曆山大。公子鳴,成績不樂觀還不是最讓人焦心的,青春期的孩子,身心健康最爲重要,他爹教師出身,但教育孩子卻像個屠夫。
  十二點半公子鳴都未到家。去電他爹。他爹到了學校之後,竟然又走了,說是公子鳴不要他等,不要坐他的車回來。爲此,很惱火那兩個家夥。昨日的短信等于白發了。我發短信的意思是,盡量減少孩子單獨在外的時間和即會。那個老家夥,對自己的兒子都缺乏誠心。
  壹點過十分,公子鳴才到家。辛苦做的飯菜, 史雲遜
他吃得不多,明顯的是在外面吃了東西才回來,要不也不會耽擱那麽長時間。
  下午按時上班,很忙。公子鳴說在家補覺到五點。家中沒安監控,他也不是犯人。
  中午的菜還剩很多,電飯煲裏的飯還是熱的,壹家三口吃光剩菜剩飯。還好。
  晚上和公子鳴看了電影,趙薇主演的《親愛的》。這部電影,帶公子鳴來看算是有意義,他也很有感觸,做母親不易。
  電影散後,才九點多壹點,壹人吃了了壹個手抓餅,我是牛肉餡兒的,公子鳴是培根餡兒的。還買了兩小袋堅果,松子五元,杏仁七元,有點小奢侈。看電影買了兩瓶水,壹瓶六元,更不劃算。
  還想去城牆散步。上次和公子鳴到城牆散步是什麽時候?有壹回還放了孔明燈。城牆下的壹家店子還沒打烊,居然有孔明燈出售。買了壹直玫瑰色的,城牆上有風,火不好點燃,經曆了壹點小波折,終于把孔明燈放到天上去了。孔明燈飛得又遠又高,我們從城牆上跑下來,追到公園的空曠地,直到孔明燈消失在我們的視線。追趕燈火的時候,我覺得我是在演習日後追趕公子鳴的蹤迹,公子鳴在哪裏,我的視線就跟著趕到哪裏。公子鳴說,不用擔心它會掉下來引起火災,因爲,蠟燭在孔明燈飛上天的時候就燃得差不多了。公子鳴問我許了願沒有?我沒回答他。就是想和公子鳴壹起放燈,看燈火在空中燃盡。公子鳴明晚要再來放壹回,要帶壹支筆,寫上自己的心願。
  回到家已經接近十壹點了。他爹說起公子鳴姑姑邀請我們就近旅遊的事情。其實,這個事情是我暗地策劃的,就是想趁著公子鳴的假期,和家裏人出去走動走動。公子鳴,壹年之後,肯定是要離開小城的。
  但願短途的旅行能實施 補習英文
。  


Posted by yyysam at 16:0211

2014年04月12日

總有一個人,彷彿就在左右。


一個人,若心裡有牽念,並不寂寞,並不孤單。Whiteboard Trolley

總有一個人,彷彿就在左右,一直,一直相伴。


歲月裡,總有一些梅花烙,深刻心底。

那些真情,纏繞著生命,始終與靈魂合裘。

總是把希望寄予明天,生命,又有多少個明天?

一切的慾望,或許,在生命的預知歸期裡,都早已淡泊。

一個小小的心願,漫過萬水千山,仍然夭折。

曾經的相擁,早已在生命裡無言。

始終不滅的,或許就是塵世裡那一點煙火氣息,

一隻飛蛾,在心底,在歲月裡,在生命,固執的等待一生最溫暖的時刻。

或許,每個人都逃不掉宿命的羈絆,DIY home

那些無法忘卻的情愫,那些期許,總是纏繞著時光。

那些嚮往,那些美好,都成了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記憶的深淺,總在垂釣著那些真情,

哪怕只是一抹幻影,依然無怨無悔。

年華漸遠,沒有誰能留住,那些美麗過往,總是在空曠的夜空裡潸然。

或許,人的承受能力始終都有一個限度,

漫長的光陰裡,那些沉澱下來的才是真正的屬於自己。

生命里人來人往,過客依舊匆匆。

很多事物,物是,人已非。macallan whisky

總有一種情意,經得起流年的洗滌,那是歲月見證的真誠,根植於靈魂深處。

總有些執念,安然向暖,生命有多遠,就能走多遠。

憂傷也好,歡喜也好,若都看成歲月的饋贈,非常簡單。

一抹微笑,回報塵世裡所有的風風雨雨,歲月沉香...

或許,花開花謝只是輪迴的宿命,真的不該責怪什麼。

若留有隻言片語,隨手翻閱,便會暖上心頭。

最美的年華,你遇見了誰?是否無悔?

總是來不及擁有中醫調理身體,流年漸遠。  


Posted by yyysam at 14:5511

2014年03月18日

這壹生,只想兌現我對母親的這個承諾

  今天是老家的廟會,邀了單位的朋友,驅車前往老家,母親和姐姐早已備好豐盛的酒菜等候,心裏如灑了陽光般暖意融融。香港僱傭公司
  在我眼裏,回家是親情的提醒,是凝聚力量的出口,是思索的空間,而我卻常常用不好這溫馨的行程,我常常將它人為地變成顛倒輕重緩急的迷魂陣,笑話自己的卑微,都到中年了,竟不知道親情有多麽的可貴!
  在外二十年的歲月,經歷過無數無聊的品砸、尖酸的互窺,有時直到危機兵臨城下,卻還在作精心的形象打扮,結果,往往是虛偽戰勝不了腐酸,樸實的靈魂也冤枉地跟著雕零,壹起雕零的,還有我小心珍藏在內心裏並不多的光明和色澤。
  口口聲聲,我自覺忠孝能兩全,習慣了堅強,不管在外遇有多少唾罵,仍能保持堅貞的形象和面孔,善良的個性使我對外部的空間缺少敏感,同時少卻的是對親人的責任,漠然於空間也必然漠然於時間,壹味把自己打扮成塵世無染的過客,反倒失去免疫力,從而抽去我強健的體魄!當內心不想再留有傷痛,當行為不再想負擔使命,記憶不想再承受責任,我進入壹種自我失落的恍惚中,忽然想回家了,忽然感覺想媽媽了。
  我知道,我沒有任何理由對親人漠不關心。其實,等待和尋找真實的生活和生命,就是在等待和尋找真實的自我。長者家居照顧服務
  這次回家,母親告訴我,鄰居光棍五叔因感覺活著沒意思,飲下除草劑自盡於命!我並不震憾於單個的死亡和其選擇死亡的方式,因為我壹直認為,漸次的離去都會有具體原因,而我沒想到的是,這個活生生的死亡事實,卻帶給母親無盡的眷想和更具體的傷痛,不管這人是否有心理疾病,也不管這個行為是不是值得有贊同或反對的爭議,正是這壹次生與死的事實,它留給母親刻骨的體驗和生命的思索,而這些,卻使我感到勞累。
  人無法抵抗災難,反倒能讓離去的人獲得精神躲避,然後才是讓在世的人撕肝裂肺、即刻驚醒。也許,母親的內心在贊壹個孤獨男人,能在不幸的境遇中站著死亡,讓人心生敬畏,也許,她在內心吶喊掙紮,由此而衍生出擔憂,擔憂自己的親兄何處是歸宿。
  傷痛的結果只能是病情對母親的攪繞和侵襲,心疼的結果只能是我對母親的牽腸和掛肚。誰也不會例外,看著母親,已經蒼老,不再挺拔,斑斑駁駁地透露著自己嚇人的輩份兒,在與母親靜寂無聲地對坐中,我卻強烈地感受到,母親身上慣有的壹種讓人不敢小覷的傳代強勢正在我的血脈裏流淌和傳承,這是我用成熟的、理智的、冷靜的眼光再品讀我的母親最大感受。
  熟悉和親近也有自身的缺陷,容易丟掉內心的感情,只會用粗線條的整體魅力,目光和言辭不再講究分寸,很難說是把握得更好,還是松馳了把握,這不象交友,過於熟絡就變成尋常溝通。
  在我的家庭,母親因過於出色而又不得不任勞任怨,家人又習慣了將母親的出色歸於強者之列,現在,我才明白,其實,世間多數出色者都會因眾人的分享、依靠、爭搶和排泄而成為最弱的弱者,這是母親用壹生付出的精神代價,心想,我會盡力用我的力量,讓母親收獲驚人的報償。
  壹種由心靈溝通而產生的尊重冉冉升騰。我在外,做得好也罷賴也罷,過得窮也罷富也罷,我混的權位高也罷低也罷,都無所謂,這壹生,只想兌現我對母親的這個承諾。








  


Posted by yyysam at 12:2811

2013年04月12日

春日拾趣


三月的春風,軟軟地吹著,有些醉人。這季的樹,退去了冬的蕭索,乏發著綠的光亮。那枝頭一抹抹清新的綠意,在春雨陽光中透著清亮。早晨,最美的事情,是倚在窗前,看小鳥兒把春天的第一抹晨光銜到窗前,然後又飛向雲天深處。天色漸明朗,側耳聆聽,吱吱喳喳的小鳥兒,成群結對地,在枝頭唱著跳著,如同唱響我心頭的春之歌濕疹

一場春雨過後,我驚喜地發現,前些天和孩子們一起,在陽臺的花盆裏播下的種子,今晨破土而出了。紅豆、黃豆、花生、小麥兒,默默地積蓄著力量,在春泥裏冒出了嫩芽兒,純靜地生長著。那小小的麥苗兒,葉尖上還滴著晨露,晶瑩剔透,萌動著春意,迎著春風,搖曳著這季快樂的情懷。

春天真好,花兒會開,種子會發芽。在春泥裏播種孕育,生命四季裏簡單的快樂和豐盈,如同那春苗一樣綠意盎然,萌動著美好與希望。春風春雨就這樣潤澤著萬物,喚醒了無數沉睡的生命,這是希望之春,展現著無窮的動力。這是生命之春,寄予了無數的祝福。

喧囂的城市,這座座的水泥鋼筋城裏,禁錮了多少焦躁的心靈?饑渴的心靈,如同小鳥展翅,向往著藍天綠草白雲悠悠。在這春意裏,潮濕的空氣夾雜著泥土的芬芳,哪怕是陽臺那一小小花盆兒,紅的花,綠的葉,一瓣瓣,一葉葉,不管晴雨,都芬芳明媚著心魂深處。春風拂面,仿佛吹來了故鄉那久違遠去的氣息門禁系統

小時候的我們最愛在鄉村田野裏,留下一串串的小腳丫。不管春夏秋冬,到處尋找樂趣,漫山遍野,采摘野花野果,捉魚摸蝦。笑聲總是回蕩在山穀,流淌在清清的小河上。春日裏,我們女孩兒追著蝴蝶,在媽媽嬸子們種的菜花間起舞。炎炎夏日,夕陽西下,我們便在傍晚時分,去稻田裏聆聽青蛙的歌唱。我們女孩子在田裏拾田螺,男孩子們膽子大,便卷起褲腳在田間淤泥裏捉泥鰍。不一會兒,簍子裏便滿是活蹦亂跳的黑泥鰍了,晚上,炸泥鰍,炒田螺,再摘一把媽媽種的青菜清炒,便是家裏餐桌上香噴噴的最美味菜肴。田埂上,小河邊是我們童年的樂園。我們把踩了滿是泥濘的小腳泡到清清的小河,跟著嘩嘩的小河水嬉戲遊玩。清清的水草裏,小魚兒小蝦歡快地遊來遊去,我們一溜小跑追著趕著,濺起了一朵朵快樂的水花,嚇得水中的魚兒蝦兒不見了蹤影。秋天的時候,藍藍的天空飄浮著朵朵白雲,野菊花正在風中飄著清香,沁人心脾。冬日漫長,呼呼的北風,也沒能擋住我們愛玩的童心。家門前,那青翠的竹葉兒,在寒冬的清晨,掛著一串串的冰激淩,晶瑩雪白,可喜煞我們小孩子了。亂哄哄地一擁上前,摘了竹葉冰激淩,就往嘴裏塞,哇,一股清冷氣由舌尖真抵心肺,捧極了!哈哈,居然還別有風味,帶著天然的竹葉子清香,這是童年吃到的最甜最捧的冰棍了。純真快樂的童年喲,在這融融春日裏,怎能不把你憶起深圳婚紗攝影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奶奶經常對我們這樣說。當時小小的我們並沒有作深一層理解,只知道這字面的意思。所以,最愛在家門前,隨意地在泥土裏撒下瓜瓜豆豆向日葵的種子,希望像奶奶嘴裏說的那樣,“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童年的耕種樂趣,便是如此簡單,撒下的瓜瓜豆豆種子,也是平常餐桌常見的瓜菜豆子。春雨紛紛揚揚,溫柔地飄灑著。幾場梅雨過後,濕潤的泥土,就漸漸地鑽出瓜瓜豆豆的嫩芽兒,那兩片豆瓣狀的葉芽兒,像是一朵綠色的春蕾,開在我們雀躍的童心裏,開在這片希望的土地上。

俗話說,有苗不愁長。我和堂哥種的葫蘆瓜、絲瓜苗兒,還來不及搭棚,那藤蔓就順著挨著旁邊的李子樹開始向上攀爬,隔一宿的功夫,劈裏啪啦,好像聽到了如春筍拔節般的聲音,那葉子就噌噌地往上長了許多。嫩葉尖打起卷兒帶著鉤兒,呵呵,真是攀爬的好手呀。我們看在眼裏,喜上心頭,只盼著開花結瓜。

明媚的陽光照著心扉,和暖的風輕吹著,朝朝暮暮,施肥澆水,我只盼我的瓜苗兒,快快長!終於,在有一天的晨光中,我驚見了它開在綠藤碧葉中的花骨朵兒。葫蘆開出了潔白的花兒,絲瓜開出一朵朵金黃色的花兒,引來了蝴蝶蜜蜂醉舞翩躚。我也學著它們,上前嗅嗅花香,正欲輕掐一朵,摸摸花兒的臉龐,就聽到奶奶急切地說:“不能摸,一摸,那花兒就會蔫了,到時就沒瓜結了。”我一聽,嚇得趕緊縮回了小手。瓜花盛開之後,不久便開始枯萎,只留置一個小小的花蒂在藤葉間。始初我還以為這花兒都枯死了,結瓜沒希望了,還懊惱傷心了好幾天。後來奶奶發現了,才摸著我的頭笑著說:“傻丫頭,花兒沒死,它是換裝長成了瓜了,不信,你瞧瞧,那不是你心心念念的瓜娃娃嗎?”呀,真的喲,順著奶奶的手勢,我抬頭瞧見了,那細細的嫩瓜娃子,正躲在綠葉下,探出了半截小腦袋瓜兒,和我笑咪咪地捉迷藏呢。

都說自己辛苦勞動的果實最甜,真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童年時候的我,是嘗到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甜美滋味了。到瓜果成熟時,我們采摘自己家門前種的瓜果,心裏美滋滋的,交到奶奶的手中,奶奶像是變戲法似的,把洗幹淨的鮮嫩的瓜切成條狀,再生柴火放鐵鍋裏清炒。不一會兒,清香四溢,真饞死我們了,直圍著奶奶在鍋頭轉。隨著嫋嫋的升騰的熱氣,奶奶手中便盛著一盆青脆欲滴、清香可口的瓜菜了。奶奶為了犒勞我們,有時還會燒了半鍋熱水,放進切好的鮮瓜,再打兩新鮮雞蛋,切幾根青蔥,那味道,簡直是我這輩子喝過最美味的湯肴了。因為這是我們自己的勞動果實,裏面還盛著奶奶濃濃的慈愛。至今回想,夢中都會滴落口水。

奶奶還有一絕,豆角葉子粥,入口清香,美味不可言。奶奶把嫩豆角葉子從地裏摘來,再把葉子裏面的絲抽剝掉,用她那雙溫暖的手揉搓,使得葉子更柔軟,放在清水裏洗滌幹淨待用。這時,鍋裏的米粥也已沸騰,然後奶奶便把豆角葉子放進了熱氣騰騰的粥裏,奶奶拿勺子在那鍋粥裏攪動,豆角葉子便乖乖地和米粥安然地呆在一塊了,碧綠如初。然後放鹽,滴些清花生油,一股清香撲鼻而來,引得我們咽著口水,直往廚房向奶奶奔去。在那個食物匱乏的年代,午間放學回來,能喝上奶奶親手煲的豆角葉子粥,簡直是人間最大的美味最大的享受啊。

夢裏花開花落,那些年月,在這個春日裏,對家鄉曾有的樂趣,念想,它像瓜的藤蔓一樣纏繞心間。它如生命樹的翡翠色,任歲月荏苒,時光老去,仍四季常青。又如一首老歌,唱響在心頭,傳唱至今,夢裏縈繞,久久難忘,駐紮心間。生命的綠茵,在眼前鋪展,綠樹紅花,瓜果飄香。生命的四季,溫潤靜好,寧靜致遠。  


Posted by yyysam at 13:38Comments(1)11

2012年02月21日

下一個路口的預兆

曾聽聞,先人逝去,亡靈在頭七之夜要回探故居。後輩應在家中燒個梯狀物什,讓魂魄順著“天梯”升天,免得見親生念,礙了來世電召客貨車

有人說,一輩子是段很奇妙的旅程。楿洳揹荅生前的聲名顯赫或是窮困潦倒,葒湜砡一死皆百了。芣棩荖可,拾級而上,能了斷的是名頭,那恩怨──清得完么中風

有的人生像情景劇,有的像電視劇。前者重在縮,後者重在說。天地悠悠,濃縮的不一定是精華,也可能是笑話。路太短,短到沒有餘地來轉彎。便是上游天堂,也會每逢佳節不甘心。遇到回魂之夜,卻看見家人舉個長梯忙著送客,豈不更添怨念新娘化妝

替人引路,不光得看他去哪,更要知道他如何能走得瀟灑。牧童遙指杏花村實在不敢苟同︰人家辛辛苦苦詢問酒家,你這一揚指,何異於跟他說︰“我估摸著那地方該是吧公司清潔。”

命運這事,信則有,不信──它也不消失。生命所以會缺,在於救贖。每當犯了錯,我們首先的回應是去彌補。從形式上看來︰丟錢的去賺錢,丟人的去整人australia
。缺了什麼便補什麼,實在是情理堪堪。然而,即便是肖申克結局大好;難道他,真的有那麼深刻?他的救──究竟贖回了幾分針灸

命運的車常伴著幸運之輪,或許能夠將先前的不安罪責追回。但,也僅僅可以讓你回味,難及無窮。軋痕印染歲月,激化驀然回首的遺憾。前程再繁華,也盡風沙。恩怨未央,路隕何妨家務助理

世上本有路,可走的人一多,也即式微。前途阻塞無亮,我們更常常被引上了左道,只得抱憾路阻且迢。方向感決定了福祉感。所以,走完老地方往往要比踏上新大陸更有意趣MotoGP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革命導師,但,卻都可以當革命伴侶。問道者要知真理,需先聞真相。真相感配合著方向感,所欲所想才不會披靡。引路者妄自菲薄,以為自己能點開迷霧,卻幾度使他人不明就裡,莽撞中逐漸對救贖失去興趣,將命運剝奪樂趣。即便日後碰上老聃,也會以為是賣狗皮膏藥的carpet cleaning

信念之路隕,無力令生還。自救者天救,自救不得者──天堂救。肉體倒下,恩怨站起,交由後輩。期限,乃七日。大限一至,若完成了形式上的圓滿,此梯可造,個中實質登天再補;形若未存,便不可造次。作為塵世最後的引路人尚且無法洞明真相,這上天之道還是隕之為妙。抵上創世紀的功夫都不足以讓魂魄脫離負擔,誰會心甘Organic Food

任何一個路口,都可能是轉彎的先機、救贖的預兆。如果不知道怎樣讓別人瀟灑地走向真理,就要拿自己的奉獻去換取。指錯路,寧隕之,也好過讓人走入後生出怨念。既然無法陪每個人走完全程,既然之後的追悔皆是徒勞,倒不如踏踏實實送人一程。被指引過的人會懂得,在下一個路口,有人還要救,隕路或是留。而好運也會悄然而至,給予真誠的惠贈商務中心

守株的孩童知道,守一棵是待兔,守千棵則是帶路。給人以具足的方向感,自己就算累點也是值得。解了世人的贖罪之苦,那兔子還會遠嗎air conditioner cleaning


路之隕,天之道。  


Posted by yyysam at 17:58Comments(1)11

2012年01月03日

心情在冬天裡開花

冬天的肅殺到了什麼程度?是什麼思緒也沒有,呆若木雞地坐在電腦前個把小時了,在鍵盤上磨蹭了又磨蹭,就是一個字也敲不出來。心情郁悶得人要死,卻又死不得。悲乎﹗
起來走走吧,心想可能看看外面的風景能怡情,會好受些的。碎步就踱到了陽台上,放眼看去,種了一年余的花草,由於盆中泥土少,水份不饒,肥料不足,再加上這兩月來間斷的寒氣的威逼,竟花殘葉敗,好不憔悴,看了只會讓人心情更糟糕。試把目光舉起來,想看看遠方,據說遠方總能讓人心胸開闊,能蕩滌心中的塊壘。但是,無論怎么努力地把目光舉起,卻超越不了對面不到公丈處矗立的高樓。為它那灰蒙蒙的牆壁和它陽台上偶然也射出的同樣迷茫無措的目光的逼脅,我本已近視的眼睛終於敗下陣來,可憐憐巴巴地貼到了樓下正在鋪設的道路上。只見那裡有些工人,正彎腰在攪拌著混凝土,然後費力地把它們鋪開,他們的目光只停留在足下的土地上,從來沒有餘暇抬頭望一望天光。儘管樓與樓之間已經挨得很近,但是我想站在他們的位置還是能看得到一線天光的,但他們始終背對著天空,把心胸盡量地貼近地面。而他們的汗水,是不知不覺地滴進土裡,濺不起一點音響。倒是隔了樓群仍能傳來的車聲讓人覺得震耳。再有就是就近某地的建築聲,裝修聲,或者某商場為促銷商品而搞的娛樂活動的吵鬧聲。街樹很靜,草坪很靜,地下的排水溝也很靜;冬虫很寂寞,飛鳥潛跡,連蛇鼠藏匿起來了,冬天,只有一些人為的嘈雜,在擾亂人的心聲椎間盤突出
我想寫一些詩,但贊不退場門,又針砭不起,沒有了激情與憤怒,詩歌只能蜇伏在無知無覺的深處。於是想不了蟬。這東西彷彿就如詩一樣,也是要經過漫長的黑暗與寂寥的發育才能到達光明,然後又要經過數次脫胎換骨的蛻化才能發出悅耳的鳴笛的。只是秋的蕭條裡尚且有蟬,所謂秋蟬,大約也是要留下來為冷寂作最後的歌唱的,到了冬天也就滅絕了。蟬鳴只能在夢中聆聽。但冬天的夢大半是寒冷的吧,在南方,即使不是白雪皚皚,也有薄霜蓋頂,讓人寒切肌膚的。當然體膚的寒冷是可以借助衣被的濃度來抵御的,但是靈魂的寒冷就無所衣被了。
在陽台上又呆若木雞地立了個把小時,瞅不見花草又萌芽的意思,也看不到大樓有讓開的意味,更瞧不見那些鋪路工人有伸腰的思想,心想還是離開這高度吧,也許是因為距離才讓人覺得有所隔膜,不能親切的;雖然我所站立的地方只是二樓,但我堅信還是有距離的,就象我堅信我與我的鄰居其實只是隔了一堵牆,但心靈的距離還是大到了從來不敲對門的程度。於是走下樓去USB手指
到了樓下,站在路邊,只見家家商鋪都開門迎客了。儘管路上行人只是在寒風中擦肩而過,毫不言語,甚至連一個互望的眼神也沒投出就各奔前程,但有些店門口還是站著一些促銷的男女或舉著牌子,或拿著喇叭不遺余力地招徠客人,有的甚至上前扯人衣衫的,那熱情又盛得讓人落荒而逃。是的,是落荒,我在大街上躑躅了半晌,瞟見了人來人往,車來車往,卻除了促銷者的“熱情”,再無聞到暖語。當然我也是默不作聲,也不知如果眼前有一明鐿照見我的模樣是否也是一臉冰霜?人若草木,身如置於荒漠,心凜冽。
親切似乎並不遺漏在大街上,尋而無果,旋回。瞅瞅表,已是該飯時。開門進屋,妻上班還未回來,而僕婦阿姨哄我小兒出去玩還未歸來,一室的寂靜在等待我。換上拖鞋,踏在瓷磚上,有點冷。打開水龍頭,洗米,開始煮飯,手沾在冷水上,有點涼。待插早電,電鍋慢慢加熱,蒸氣慢慢騰出,飢腸仍有點寒磣。但畢竟隨著蒸氣的散開,溫暖開始慢慢地在屋內彌漫了。等到妻兒歸來,一口熱飯下肚,胃腸感受到的熱切竟不點讓人熱淚盈眶。在兒子的鬧聲中,在我和妻子因為兒子要糾正兒子的調皮的哄哭聲中,在阿姨為兒子的解圍的護聲中,家就如此充滿了溫暖,關上門窗把寒流抵御在外了。
吃完飯,收拾好碗筷,用熱水洗了個澡,一天所遇到的寒冷似乎都被沖到下水道裡去了。一屁股坐到柔沙發上,啟開電視看天氣預報,關心明天天下的涼熱。
而妻子又在洗澡房裡邊呵斥邊親昵地為下一代洗去寒冷澆上溫暖塑料回收
就如此,反覆地把寒冷沖刷掉,把溫暖澆上去,日復一日,冬天再漫長也會過去吧,而人心再凍結也會融化,匯聚成一潭溫泉,澆灌出一個春暖花開的吧。  


Posted by yyysam at 18:50Comments(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