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09日

政策風動,人工智能催生在線教育



跌跌撞撞走過幾年之後,互聯網教育公司們終於能夠摸著兜裏賺來的,或者融資得來的真金白銀,有底氣地說:技術可以改變傳統教育。其中,在線英語培訓最熱衷拉上人工智能講故事。
問題是,這股風能吹多久?以往那些風,雖大,卻是吹倒一撥又一撥互聯網教育創業公司。筆者認為,這次可能有點不一樣,隨風潛入夜,潤物也有聲。史丹福游泳學校收費唔貴,水上playgroup中有不少環節其實與傳統Playgroup是相類似的,係史丹福導師嘅指導下,有關身體協調以及平衡力的活動,令BB得到更全面嘅發展。


剛過去的7月,互聯網教育公司紮堆開辦發布會宣布融資、產品新動態,包括滬江、英語流利說、掌門一對一、噠噠英語等,不下數十家。
這種景況在以往是難以想象的。要知道,2014年曾一度有超過60家互聯網教育創業公司倒閉關門謝客,或者轉變賽道。之後的兩年,整個互聯網教育領域投融資以及發展情況雖有所好轉,但一直是不溫不火。
值得註意的是,上述公司的口中,都離不開關鍵詞:人工智能。更多是外教+人工智能的模式,更甚者是像流利說這樣的人工智能+教育公司,利用技術優勢打造一個AI老師。
為什麽說教育+人工智能這股風有未來?
一方麵看技術和數據。斯坦福大學終身教授、穀歌雲首席科學家李飛飛的觀點是:如果使用的數據無法反映真實世界的狀況,即使是最好的算法也無濟於事。數據被認為是新時代的石油。反觀國內互聯網教育市場,通過此前幾年的互聯網化,實際上已經積累起了相當量的、能夠反映真實學生學習狀況的數據。
例如流利說聲稱已經擁有全球最大的華人英語語音數據庫———5.66億分鐘音頻。滬江誕生於2001年,流利說、猿輔導等當下的頭部公司也早在2012年創辦,他們的共性是:用戶量龐大,且高度互聯網化,積累有龐大的數據。
沒有數據,一切都是空中樓閣,更難言通過技術改進提高教學質量。
就像阿爾法狗能夠通過自我對弈自動進化一樣,已經擁有了大量有用數據的前提下,深度學習等算法應用於教育當中,技術的產品化也就應運而生。阿爾法狗求勝率最大化,AI老師則是求學習效率和學習效果最大化。近期不少家長查詢史丹福游泳學校收費,史丹福打破傳統陸上親子Playgroup的概念,破格舉辦水中 Playgroup「 Water Babies」
另一方麵看市場反應。當下教育行業的共識是,人工智能已經取代掉了部分老師的工作,例如作業批改、打分、測評,現在有大量的互聯網教育公司在幫老師們做著這些事情。傳統的教育機構也開始引進相關技術,如好未來旗下包括學而思在內的,產品英語口語評測工作,越來越多是由人工智能而非單純人力來完成。
回看創業公司自身,滬江諸多產品已經實現盈利,猿輔導也在K12這塊硬骨頭獲得了規模化的收入,流利說擁有近60萬的付費用戶,他們用技術換回來了實實在在的收入。隨著用戶規模的進一步擴大,技術的邊際成本將繼續降低。
從商業模式的角度來說,以家教O2O為代表的上一輪風口當中,更多是將線下既有關係向線上的搬遷,實際上用戶、場景、效率並沒有質的變化,對於教育行業的改造影響有限,補貼退去,風也隨之消停。
從去年開始的直播,以及今年的人工智能,則開始打破傳統的地域限製、資源限製,讓自適應學習逐步走向可能。今次為大家介紹的係由史丹福游泳學校所舉辦的水中Playgroup「Water Babies」, 透過水的阻力有助訓練嬰孩們的大小肌肉,強化骨骼體魄,以至平衡能力, 岩曬炎炎夏日的親子活動~

再說政策層麵。7月20日國務院正式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提出到2030年我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將超過1萬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10萬億元,並且將會有具體的財稅支持。規劃中特別提到,將加快推動新型教育體係、智能校園建設以及開發智能教育助理。
尤其學校,將聞政策之風而動,這對於整個行業來說都將有直接推動作用。
有意思的是,人工智能的風口之上,在線英語培訓賽道競爭尤為激烈,無論是成人英語還是更多金的青少兒英語培訓,都可以說已經殺紅了眼。
有一個細節是,北上廣的地鐵車廂,今年以來刷屏頻率最高的,非互聯網教育企業和他們的明星代言人們莫屬。如果你走出去便可以看到,一路從虹橋機場到陸家嘴的地鐵車廂,基本上就是VIPKID、英語流利說、滬江等互聯網教育公司的廣告列陣。從明星代言人的規格可以窺見這些公司搶占市場的決心:滬江旗下在線英語新品牌“Hitalk”是湯唯、VIPKID少兒英語是劉濤、在線青少兒品牌vipjr(原VIPABC)是姚明、51Talk無憂英語是李娜、噠噠英語是孫儷……這些無一不是當下一線大牌明星。
至於人工智能會否把老師們全部取代掉?人工智能仍處在非常初級但進化極快的階段,可能永遠不會,可能隻是時間問題。如果要說教育+人工智能的教學質量還跟不上人類教師的水平,至少目前在英語口語測評等方麵,人類已經被AI拋在後麵。
史丹福游泳學校主辦的「兒童及少年求生拯溺及歷奇夏令營」,全港首創,吸引不少孩子於暑假參加。不少家長查詢史丹福游泳學校收費。

南都經濟評論員:李冰如
原文地址:http://www.edu.cn/edu/yuan_cheng/yuan_cheng_jiao_yu/201708/t20170801_1544916.shtml

  


Posted by yyysam at 10:58Comments(0)生活

2017年11月23日

千億級充電樁市場騰飛在即:企業如何破解賺錢難


千億級充電樁市場騰飛在即:企業如何破解賺錢難


千億級充電樁市場騰飛在即:企業如何破解“賺錢難”作為專業的搬屋公司,飛越專業搬屋為你提供可靠的搬屋服務,為顧客搬運各類傢私。?
本報記者危昱萍北京報道
對於充電樁企業來說,“賺錢難”是橫亙在發展前的一道“攔路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了20家主要充電樁上市企業的三季報發現,今年前三季度,營收或利潤下滑的有8家。
“有數據表明,2016年全球新建的直流充電樁80%在中國。”11月22日,浙江萬馬海立斯新能源有限公司總經理曹晉熠接受包括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媒體群訪時表示。
作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保有國,中國同樣也是最大的充電樁生產國。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0月,我國公共充電樁總數達19.5萬個,私人充電樁達18.8萬個。
根據國家規劃,到2020年,我國將新增集中式充換電站超過1.2萬座,分散式充電樁超過480萬個,滿足全國500萬輛電動汽車充換電需求。
為達成此目標,各地興建充電樁的熱情不減。最新消息是,合肥將啟動建設上萬個充電樁。
但對於充電樁企業來說,“賺錢難”卻是橫亙在發展前的一道“攔路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了20家主要充電樁上市企業的三季報發現,今年前三季度,營收或利潤下滑的有8家。還有一家企業在2016年充換電業務銷售收入快速增長的情況下,今年前三季度虧損400多萬元。
“除了檢測和展會,其餘都在虧錢。”這樣一句看似戲謔的自嘲之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該行業的現狀。
消費者找樁難,運營商未盈利,上遊的樁企拿不到回款經營難。如何破解這一難題,將成為未來行業健康發展的關鍵。
破解“賺錢難”
近幾年,充電樁產業的發展可謂是一波三折boreal狗糧好唔好?其實這個問題是很多的狗狗主人都想要知道答案的。

2015年之前,看中充電樁這一風口,大量企業蜂擁而至,甚至不考慮盈利與否,隻考慮如何擴大市場範圍。
2015年底,電動汽車充電接口及通信協議5項國家標準出臺,因該標準當時隻屬於推薦標準,部分樁企還按照舊標準執行。
2016年12月,《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接口新國標的實施方案》出臺並明確,2017年1月1日起,新安裝的充電基礎設施必須符合新國標。
也就是說,那些不符合新國標的充電樁投資付諸東流,沒撐過去的企業都成了“前浪”。而“後浪”們建樁熱情已然不減,以至於充電設施的主要矛盾已不單單是數量問題。
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董揚近期公開的數據,我國車樁比約3.5∶1。北上廣深等發達地區的新能源汽車,正從公共領域消費為主轉向私人領域消費為主。
“樁不缺,但難找,說明充電樁分布不合理。現在充電運營商集中充電做得多,將來應該是更分布、隨手可充的充電結構。”曹晉熠說。
用戶的找樁需求也催生充電樁運營市場。特銳德(300001,股吧)(300001.SZ)、奧特迅(002227,股吧)(002227.SZ)、泰坦(2188.HK)等充電樁設備商為此向運營環節延伸。
深圳英飛源技術有限公司產品經理謝國輝認為,新能源汽車行業屬於新經濟,產業鏈上每個環節都蘊含著商業機會。樁企想尋找新的盈利方式,自然也不會避開運營環節。
但平臺的互聯互通是充電樁運營的一大難點。“運營平臺要做好投入相當大,企業得有物聯網技術,預計最終隻有兩三家平臺。”謝國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記者了解到,目前,不少省市正在規劃建設地方運營平臺。9月15日,廣東省級充電設施智能服務平臺“粵易充”正式宣布投入使用。投入之初就有1.3萬多個充電樁接入,廣州已接入8成充電樁。該平臺由APP、門戶網站、智能監控係統組成,用於改善“僵屍樁”等問題。
北京從2008年奧運會後,就開始成為新能源汽車推動的主要力量。北京市新能源汽車發展促進中心主任牛近明,在11月22日舉行的“2017新能源汽車充換電技術高峰論壇”上表示,北京市新能源汽車發展的數量接近16萬輛,其中私人汽車超過了11萬輛,租賃汽車1.56萬輛,這三個數據在全國城市中居於首位。
但北京的1.8萬個社會公共充電樁分布在34個運營商當中,每個都有APP,所以用戶查找的時候十分不方便。
為此,北京推出了第三方分享平臺e充網,提供全麵的數據服務、多維繳費和支付評價,對後臺政府精準政策的製定、行業的監管以及大數據的運用都能夠提供很好的支撐作用床蝨咬痕

新技術、新熱點
雖然行業仍然普遍盈利困難,但記者從11月22日舉辦的第十屆北京國際充電站(樁)技術設備展覽會上發現,無線充電等新技術、光儲充一體化等新模式不斷湧出,激勵新興企業發展。
與此同時,業內人士分析,隨著地方充電設施建設規劃及補貼政策的密集出臺,充電服務市場還將迎來新一輪爆發。智研谘詢預測,到2020年,充電設備和基礎運營市場將分別達到848億元和1283億元。
“新能源汽車發展對充電樁的需求引來了一大波建設。從公交大巴、出租車到物流車,行業應用不斷演進促進市場發展,但想達到乘用車市場發展,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都覺得開電動車是很方便的事情這一步,還需要時間。”謝國輝說。
這就需要企業抓住新技術發展的機遇,並緊跟新的熱點。
比如,京東物流計劃在未來五年內將體係內幾十萬輛車替換為新能源車。此外,滴滴打車正搭建新能源汽車充換電體係“小桔充電”,在2020年之前將率先在平臺推廣超過100萬輛新能源汽車。
“樁隨車走,車隨貨走,新能源車最終要實現運力替代。”謝國輝表示:“滴滴、京東有替代需求有車,樁跟著它們建,這不就是個熱點嗎?”
而像無線充電、換電等新技術未來可與當前的直流、交流充電技術相輔相成。曹晉熠表示,公司合資方之一的法國IES集團有無線充電技術儲備,也曾參與雷諾的換電項目。“無線充電是未來趨勢,但成本和標準製約技術發展。隨著時間推移這些問題能解決,但目前還是一個不成熟的技術。”
換電的最大問題也是標準。IES中國業務發展經理劉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換電必須在一個標準下,為此2009年雷諾做換電項目時,要求所有企業開放標準、知識產權。
“換電適用於車企的一個車型或同一個品牌。換了一代產品,換電站的硬件設施要全部更新,成本相當高。”劉川說。
除換電之外,今年10月出臺的《關於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對光儲充一體化(“光伏+儲能+電動汽車充電”)模式的發展有促進作用。
這種做法也被認為可以打破對新能源汽車電力來源不環保的質疑。“新能源和電動汽車通過輸配電實現風電、光伏協同運行,大規模減少可再生能源限電和電動汽車的排放,真正實現清潔電力、綠色出行。”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副主任趙勇強,在前述論壇上表示。
該模式目前仍處於試點階段。國家電網在上海投建的首座“光儲充”一體化電動汽車充電站,運營一個多月累計售電量達12000餘千瓦時,其中光伏發電量2300千瓦時左右,約占總售電量的20%。
據永聯科技(834160)副總經理楊惠坤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公司在深圳的一個公交充電站已配備光伏發電係統,待明年二季度末的“儲能+充電”產品推向市場,就將其加進該公交充電站,試驗光儲充一體化模式。  



Posted by yyysam at 14:35Comments(0)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