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1年08月23日

誰在翻閱人生的小說

誰在翻閱人生的小說,人生是宿命苦心孤詣創作的一部小說,寫在裡面的人物很少能覺察到這一玄機。我時常獨自苦思冥想自己的人生,卻少有獲益。倘若找一處人流密集的地方,靜靜的駐足片刻,那些來來往往的總是能引導我看出些宿命的端倪,愈加欽佩他的苦心安排。

我總是喜歡在一處待上很長一段時間,似有幾分亙古不變的微味。我坐在那兒,累了觀察周遭的人,幾乎每天都是一張嶄新的面孔,很少有如我這般堅持的。有時我想,為什麼就不會出現一個固定的面孔呢?猛然間想到,不單單是這一處,那些已經逝去的年華裡,人生不曾為我留下任何一張熟稔的面孔,那些匆匆的過客都化作了一根根發絲,時間一旦久遠,便成了銀發,不再有往日的色澤。且一經細想,這樣的人物正是陪我一路走來的人。由此足見宿命在塑造這部小說中的人物時是如何精準的計算過,周密的安排過。他們每一個人的出現、離開都是蘊含著宿命的苦心,因為它總是在最精確的時間裡,安排最合適的人出現下我的身旁。

有一次,和一位師兄聊天,話題的中心是緣分。他問我,是否曾遇到過十分投緣的人。我搖了搖頭,委實的告訴他我的想法。我說,緣分是人們為了相遇找的一個藉口。他為了駁斥我的這個觀點,他舉了個切身的列子︰我在讀大學時,在圖書館裡遇到個女孩,我們面對面的坐了一年;在那一年中,我時常想,她是不是有意坐在我對面的;她怎么想的,那時,我不曾知道;而我卻是有意為之,若不是為了能見到她,我那一年決計不會每天跑到圖書館;後來畢業,無意間發現我們竟然在同一間公司上班,她看見我時,還有那麼一剎那的驚詫;我們私下裡聊天時談到圖書館,她告訴我,當年正是因為我,她才堅持去了一年的圖書館。

聽完他的講述,我良久無言。彷彿這一切都驗應了我的一篇小說中的一句話︰“緣分,欠缺的只是無數次擦肩而過的那一次驀然回首。”我更加在心裡欽佩宿命的安排,它不但將人物的出場安排的細致周到,如同生活中不時冒出來的小驚喜,而且還煞費苦心的不讓人覺察到它的安排。誰在翻閱人生的小說,若這般看來,那些曾經錯失過的,不再值得我懊悔,不再值得我遺憾,不再值得我追憶。我所要做的,便是睜大眼睛,眾裡尋找宿命安排給我的過客。在這樣的小說中,我是主角,過客的地位雖然是配角,但我們都不再是做秀。所以,認真的對待宿命的安排。它若安排了苦難,苦難才能將人裝扮的人模人樣;它若安排了福祉,福祉才能讓一個人在平淡的世界裡活出幾許顏色;它若安排了靈魂,靈魂才能讓一個人和他的宿命取得聯繫。  


Posted by yyysam at 18:24Comments(0)

2011年08月09日

錯過的時光錯過了

錯過的時光錯過了,期待該是未知的明天,在大部分的時光裡,都在慢慢的進入一種沉 似的病痛,以其及其詭異的放肆像是洶涌而來的海水,瞬間吞噬海浪。在所有能遺漏的時光裡,我們都在及其苛刻的對待生活,像是加冕的無冠之王,獨自傲然的活在以自身為圓劃的軌跡裡,不肯邁出哪怕一小步。我們不是蒼空,不是無穹,那些隱隱作祟活在內心世界裡的自己,只是從來不肯放過自己罷了。所有的開始都是以最初為起源的,細致的描述過程中的坎坷,類似沼澤裡顯微的生物,那是生命,用鮮血灌溉的成長,像是壘建的城堡。總是習慣性的在遇見任何有困難的時候時對自己講︰冷暖自知。習慣性的學會安慰自己,在掙扎中環住自己,在這人世,尚且給予自己邊走邊行邊愛邊哭泣的能力,尚且學會在這些雜草中尋找一片安溺之地。
也會選擇性的在那些不安的須臾的片刻裡尋找倚賴,但最終那些蒼白的華麗的謊言還是煙消雲散在昨日的流光裡。漸漸被遺忘。是一日一日的慢慢學會的建築了自己的城牆,學會把自己像是囚徒一樣困在自身的意識裡不肯自拔。捆綁自己。但還是始終不願相信有些事實,像是被遺棄的幼兒一樣,稚嫩的繼續體驗那些痛楚。
有些時候,什麼都是別人給予不了的,只能在這些時刻裡自己慢慢學會經歷,學會思考,自己能給自己的安慰。深愛自己,因此自私,因此學會困住自己,像是垂死的幼鳥,尚且不會飛行,便要逃脫追捕。最終也只是無力的反抗。
終究沒辦法逃離所想要離開的象牙塔,沒辦法完全的釋放那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沙漏,哪怕只有一粒,也是不可以的。想要拋棄的又豈止是過往。
我們暫且遺忘,並同時被遺忘,終日被放逐在自己的世界裡,這是個永恆而不固定的圈子,我們固執而謹慎,別扭而順從,我們不斷的附和自己,接著反駁自己,同時,自己又在看著自己作秀這樣一場戲。這些,分裂而契合的背景。只是,折射了我們都是在自演自讀,睜眼看著自己自圓其說,好像在嘲笑自己一般,及其的可憐。
而憐愛自己的在此時此刻也只有自己一人罷了。暫且遮住雙眼,以為可以看不見全世界。我們一邊肯定自己,同時反過來懷疑自己。總是在這樣的反覆中度過。深愛自己,卻從來無需置疑。那些錯落的時光,我們竟遺忘了多少,已經開始混亂並模糊。就像是對不準的焦距。我們在反覆的捆綁自己,自身捆綁,自身掙扎。不肯間歇。而那些愛,我們究竟還記得多少,又拋棄了多少?我們以為時光會將我們帶走,像是過去的一切一樣,匆匆而過,絕不再遺留下任何的痕跡。只是,真正能夠過去的並像是雁過無痕一-樣的究竟能有多少?
所有的疑問以及不安只是因為這些原素從來都沒有確定下來,是不想確定,還是不能。錯過的時光錯過了,期待該是未知的明天,在所有的危險來臨的時刻,才感受到那些密密匝匝像是樹枝裡分叉出來的陽光一樣細密的針孔般的疼痛,一點一點的滲入皮膚,殘骸遍地。忐忑像是浸泡的鹽水般在不斷的滋衍生長,那些不安,你能泯滅多少?嫩綠的枝丫從樹杈中發出來,陽光一瀉而下。從指縫間看見的五彩終於開始折射在目光裡。
慢慢的甦醒,時光像是折紙般重新掀開的一頁。或許。你會期待的。  


Posted by yyysam at 18:56Comments(0)

2011年08月03日

泡在書的世界里

無論黃昏還是午後,喜歡泡在書的世界里,在圖書館待了整整一天,時間從上午暖暖的陽光中走到了夕陽的余暉中,我睜著一雙迷蒙而困頓的眼睛,望著視線裡隨風飄動著的黃色的巨大窗帘,星星點點的陽關碎片在視野裡舞動,才驚覺。原來一天就這樣過去了。我並不是很確信自己究竟干了些什麼,在一排排高碩木質的書架間來回穿梭,手指撫摸著那些泛著歲月滄桑的書頁,隨意的取出幾本,肆意的看看瞧瞧,然後偶爾再穿**幾段美好安穩的酣眠,一天就這樣走進了回憶裡,期待明朝的奇跡,而那巨幅的老黃色窗帘則成為腦海中最持久的背景,透出了時間的味道。
我對圖書館一直有著很深的眷戀情結,喜歡和它有關的一切,甚至可以這么說,我是先愛上圖書館再愛上那些書的。書於我而言是交往了很久很久的朋友,但只是喜歡與愛無關。圖書館則不一樣,它是一見鐘情的戀人。當然,我不得不承認,愛上它其實是出自一些很膚淺可笑的理由,嘿嘿,既然有了圖書館那麼肯定會有很多書嘛,一個人可以收藏很多很多的書但是要想擁有自己的圖書館那可就是一件難事了,我愛上它是因為它的無法觸及,得不到才會魂牽夢縈的,嘿嘿,很無聊吧。
一直覺得,所有和圖書館扯上關係的人或者事都是很有內涵的,有其天生的神祕感,就連圖書館門口看門的大爺阿姨我都很是仰慕,人家可是這知識海洋裡的人哦,值得尊敬,後來這種情結竟蔓延到了館裡的衛生從業人員身上,我也連他們一並仰慕了。而那些每日進出圖書館的人更是讓我倍感親切安心。
猶記得高中時的圖書館裡頭那冷清疏淡的氣氛,那棟樓外表豪華氣派至極,在我們學校可是首屈一指。但是裡頭的設定實在是很不搭調,藏書室裡陳放了幾排簡單的書架,書的質量和類別也並不能吸引眾人的親睞,幾間閱覽室裡報紙和雜誌也很陳舊沒有亮色,去得人自是很少了,讓本就冷清的圖書館更加清冷疏落了。但是,高中時候的我,是及喜歡這個地方的,不為別的就因為它是圖書館。儘管它的門前總是一副門前冷落車馬稀的情景,但是我每次從宿舍走到對面的新教學樓去總愛走圖書館門前那條水泥路,也粘粘它的書氣嘛。我總會在某個陽光燦爛而溫暖的週末興致沖沖的趕往圖書館,一路哼著歌唱著曲去的,路上遇到熟人就大聲招呼,恨不得每個人都知道我要去圖書館,就覺得特自我滿足。現下回想那時的情景,彷彿還能聞得到那些在路邊恣意盛開的不知名的野花散發的清冽香氣,除了年少的幼稚和無知外,更有只屬於那段青春的溫暖與福祉,菁菁校園裡動人風景與回憶,這便是其中唯美的篇章。
現下,我最想去的地方還是圖書館,雖然偶爾會沈迷於網吧,但是總覺得圖書館才是自己真正的棲息地,嘿嘿,當然是精神的棲息地啦。這幾個星期,因著生了病不便出門,在宿舍休息了半月有余,因為連請了半個月的病假可以不用上課,心裡自是很歡喜的,每日都有朋友的探望,想吃什麼就能吃什麼,大家都待我極好的,事事都讓著我,這是生病的唯一福祉之處,但是,我很是思念我的圖書館,自習室裡悶悶的空氣還有那些惹人瞌睡的因子,昏黃的光線,這一切都讓我的心不能平靜。就像自己沒有按時去赴情人的約會、心裡牽掛的緊。
這幾日,和朋友們在圖書館進進出出,心裡覺的極其踏實。其實,我沒有午睡的習慣,但是如今我每日中午在自習室裡睡的任何時候都安穩都香甜。不知道這話被那些勤奮的好學生聽去了是不是會哀嘆了,我真是過的太墮落。泡在書的世界里,圖書館總是一個讓我心安的地方,沒有俗世的喧囂吵雜,只有寧靜和平和溫暖的包裹著我,去圖書館,看書自是一種生活,但是它不是我的全部,於我而言,圖書館是有生命的,我可以和他交流,他給予我的東西也不僅僅只是那些書本知識,而是在這個繁華的都市裡平靜和溫情。當然,他也滿足了我自以為是的清高和驕傲,想想,一個天天泡圖書館的人,先暫不說自己在裡頭干什麼,這話說給人聽,就很讓人佩服了。嘿嘿,我小小的虛榮也是可以滿足的啊。
曾經看過很多的言情小說聽過難以計數的愛情橋段,但是,最讓我記憶深刻的竟是岩井俊二在《情書》裡描繪的場景。又是和圖書館有關。兩個藤井樹在圖書館裡並沒有任何激動人心的情節,一切都是細水長流的平靜,圖書館的風都是安靜無聲的,只是那乳黃的落地窗帘隨風舞著,窗外的陽光流淌在那起舞的帘布上落到了男藤井樹的英俊挺拔的年輕身影上,他是如此的沈默不語,不愛言語的他只會用在書簽上簽名的模式來向喜愛的女生表達著愛意,將這份純真的感情珍藏於心,而我們最後也在那張書簽的背面尋得了答案,原來竟有一段如此的一往情深被藏於這浩瀚的書海裡,這份美美好的暗戀終於被抽絲剝繭,浮出了水面。
世間的愛情自是有很多種,但如此浪漫而傷感的故事已是不多見了。圖書館裡的相遇,應該可以再給愛情加點浪漫的味道。只是,結局如何就不得而知了,看得見開始卻猜不到結局啊。
圖書館,希望你我一直想隨。  


Posted by yyysam at 18:53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