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2月29日

我家在工房

我和老公都在煤礦上班,因照顧孩子方便,乷呖苻家便從公司搬到了孔莊工房。剛來時很不適應,商店很少,菜市場也很小,遊樂場所也就工房裡的一個俱樂部、一個大廣場和工房外的一片田地,沒有公司的熱鬧繁華腰痛
“帶孩子出去玩呀。”樓下的阿姨跟我打招呼。 “嗯,不願在家了,非要讓我帶他下樓。寶寶快喊奶奶。”我牽著孩子的手說。在工房沒住多久,樓上樓下、左鄰右舍,都很熟了。門前樓後打打牌、織織毛衣、擇個菜、溜個狗,在外面的時間比在家的時間都要多,感覺就像老北京的四合院。出來進去的都要打招呼,有時站在樓前聊個天、逗個樂,或是去誰家串串門、蹭頓飯,都是很稀鬆平常的事,這種其樂融融的感覺很讓我著迷。
我是從農村出來的,覺得工房就像我小時候居住的村莊,人跟人之間沒有距離感,要不以前工房又叫工人村。村莊是人類聚落髮展中的一種初級形式,也是人類情感自然融會的一個依托。
傍晚帶孩子去廣場玩,放眼望去都是熟人,工房就這麼點,總共也就40來棟樓房,和公司一個稍大的村差不多,再加我們基本上都在孔莊礦上班,沒有任何陌生感。女人在廣場最北邊跳舞,孩子在廣場中間玩耍,老人在附近的路上溜灣,健身器材那兒三三兩兩或坐或站嘮嘮家常,一派祥和之象。
在工房住的越久,越是深深地感受到它濃厚的人情味。
因工房太小,賣早飯的攤位很少花樣也有限,頂多有個4、5家的樣子,我就喜歡吃對著工房門口的那家蔥油餅,每天早上雷打不動去他家買早點。要是他家哪天沒開門營業,我就會悵然若失。
因工房太小,菜市場也很小,人家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基本上能滿足日常生活了,可選擇性不大。我一般都是認准了哪一家就不換了,偶爾有一兩天沒出來買菜,他們還要詢問這兩天怎麼沒出來呀,是不是帶孩子回娘家啦。我是他們的老主顧了,他們一般也知道我的喜好了,直接就問“土豆要幾斤?”“桃還是要軟的?”“要點小排再來點腿子骨是吧,就這樣一起燉才香。”秤不用看,價格也不用講,連買菜都是這麼充滿人情味Dr.Chang Kit
因工房太小,外面的飯店很少,在工房裡面有兩家開在家裡的,都取名職工餐廳,做得都是家常菜,菜式不多,但實惠衛生,很受歡迎。不想在家做了,打個電話給職工餐廳,不多會就送到家了;想在那兒吃也行,其實和在家吃的感覺差不多,喊上幾個朋友,要個套餐,再要上幾瓶酒,侃個大山、吹個牛皮,輕鬆愜意。我想單獨說說這個套餐,它可不像外面酒店裡的套餐,動輒幾百,它也就50元,兩炒兩涼、縈素搭配,外加一個大菜,4、5個人一個套餐就足夠了,量很足。整個工房對職工餐廳有著深厚的情感,每逢家裡來客人最先想到的就是去職工餐廳要個菜。
出了工房走不了多遠,外面就一片田野,這也算我們工房人的一個不錯休閒場所。春天風箏成群,夏天雨後去田野呼吸新鮮空氣、能聞到泥土的芬芳和青草的香味,秋天感受一個豐收的季節,冬天聽腳踩在積雪上的聲音。春夏秋冬能有這麼一片田野可去,可能要羨煞不少人吧。
俱樂部呢,白天晚上按時間段開門,也是很好的休閒場所。外面是棋牌社,老人在那兒打牌聊天的居多。裡面有乒乓球桌、羽毛球場地和健身器材,去晚了就沒地方鍛煉了,每天都有好多人排不上隊,只好在外面路燈下打羽毛球,或在小區路上跑跑步,只要能強之筋骨,在哪兒也無所謂,主要是要的這份感覺。
老公從小在工房長大,說住在公司他覺得自己像一個異鄉人,而住在工房有著說不出的親切感。那些阿姨都是看著自己長大的,同齡人也是從小一起光屁股長大的。蹭過誰家的飯,摘過誰家的瓜,爬過誰家的窗,一切都是那麼值得回味。
雖然在工房的日子單調但不乏味,簡單也多彩。以前莫名的孤獨感沒有了,多了份坦然踏實。以往對工房的第一感覺就是有點蕭條冷清,但住在工房的這些日子,這種感覺越來越淡,喜歡上了它的寧靜祥和與安逸自在以及濃濃的人情味,總覺得有些世外桃源的影子。
2)在要求在需要進行多次滅菌循環的操作情況下證明包裝材料和/ 料和/或系統驗證控制的可重現性。在進行物理性能驗證中 進行醫療用品。  


Posted by yyysam at 15:47Comments(0)

2012年02月21日

下一個路口的預兆

曾聽聞,先人逝去,亡靈在頭七之夜要回探故居。後輩應在家中燒個梯狀物什,讓魂魄順著“天梯”升天,免得見親生念,礙了來世電召客貨車

有人說,一輩子是段很奇妙的旅程。楿洳揹荅生前的聲名顯赫或是窮困潦倒,葒湜砡一死皆百了。芣棩荖可,拾級而上,能了斷的是名頭,那恩怨──清得完么中風

有的人生像情景劇,有的像電視劇。前者重在縮,後者重在說。天地悠悠,濃縮的不一定是精華,也可能是笑話。路太短,短到沒有餘地來轉彎。便是上游天堂,也會每逢佳節不甘心。遇到回魂之夜,卻看見家人舉個長梯忙著送客,豈不更添怨念新娘化妝

替人引路,不光得看他去哪,更要知道他如何能走得瀟灑。牧童遙指杏花村實在不敢苟同︰人家辛辛苦苦詢問酒家,你這一揚指,何異於跟他說︰“我估摸著那地方該是吧公司清潔。”

命運這事,信則有,不信──它也不消失。生命所以會缺,在於救贖。每當犯了錯,我們首先的回應是去彌補。從形式上看來︰丟錢的去賺錢,丟人的去整人australia
。缺了什麼便補什麼,實在是情理堪堪。然而,即便是肖申克結局大好;難道他,真的有那麼深刻?他的救──究竟贖回了幾分針灸

命運的車常伴著幸運之輪,或許能夠將先前的不安罪責追回。但,也僅僅可以讓你回味,難及無窮。軋痕印染歲月,激化驀然回首的遺憾。前程再繁華,也盡風沙。恩怨未央,路隕何妨家務助理

世上本有路,可走的人一多,也即式微。前途阻塞無亮,我們更常常被引上了左道,只得抱憾路阻且迢。方向感決定了福祉感。所以,走完老地方往往要比踏上新大陸更有意趣MotoGP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革命導師,但,卻都可以當革命伴侶。問道者要知真理,需先聞真相。真相感配合著方向感,所欲所想才不會披靡。引路者妄自菲薄,以為自己能點開迷霧,卻幾度使他人不明就裡,莽撞中逐漸對救贖失去興趣,將命運剝奪樂趣。即便日後碰上老聃,也會以為是賣狗皮膏藥的carpet cleaning

信念之路隕,無力令生還。自救者天救,自救不得者──天堂救。肉體倒下,恩怨站起,交由後輩。期限,乃七日。大限一至,若完成了形式上的圓滿,此梯可造,個中實質登天再補;形若未存,便不可造次。作為塵世最後的引路人尚且無法洞明真相,這上天之道還是隕之為妙。抵上創世紀的功夫都不足以讓魂魄脫離負擔,誰會心甘Organic Food

任何一個路口,都可能是轉彎的先機、救贖的預兆。如果不知道怎樣讓別人瀟灑地走向真理,就要拿自己的奉獻去換取。指錯路,寧隕之,也好過讓人走入後生出怨念。既然無法陪每個人走完全程,既然之後的追悔皆是徒勞,倒不如踏踏實實送人一程。被指引過的人會懂得,在下一個路口,有人還要救,隕路或是留。而好運也會悄然而至,給予真誠的惠贈商務中心

守株的孩童知道,守一棵是待兔,守千棵則是帶路。給人以具足的方向感,自己就算累點也是值得。解了世人的贖罪之苦,那兔子還會遠嗎air conditioner cleaning


路之隕,天之道。  


Posted by yyysam at 17:58Comments(1)11

2012年02月17日

母親臉上的印記

新春伊芳始,佳節將盡。不知覺中我已在媽媽的呵護下福祉快樂的度過了25個春秋。一直以來我都想寫一寫媽媽,尤其是在看到別人發表關於媽媽的文章時,我的這個念頭就愈發強烈,可每次總是提筆難言,居然不知從何入手,這一直讓我很慚愧。

媽媽有太多的好讓我感動和感激。一個平凡的農村婦女,勤勤懇懇的種地,箌凲陔茹素的培養我們姐弟三人。努力地維持這個家,操碎了了心。一場大病弄垮了她的身體,但她沒有一句怨言,反而以一種積極向上的心態來生活,並鼓勵我們要好好學習。要寫她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是我這枝笨拙的筆所無法描述的,今天我就選媽媽的廚房來寫一寫motorola平板電腦

在中國,尤其是在貧窮的農村,婦女一直都是廚房的主要勞動者和參與者,男人幾乎不沾邊,最多是在挑水和抱柴的時候進進廚房,然後急速撤退,好似呆久了就會被爺們瞧不起一樣,久而久之形成了“君子不入庖房”之說。但我從小就喜歡進廚房,因為那裡有我期待的美食wedding photographer

廚房很小,寬長僅丈余,高不過一人多。四周白灰塗抹,四扇木窗前後對應,通風甚佳。室內陳設一老式地鍋、一方桌、一櫥柜、一水缸,幾條小凳(全在桌底,節約地方),刀皿俱全,掛於牆壁四周或置於按台底下,僅可容一人迴旋轉身忙碌,這就是媽媽的工作間。每天放學回來,我就能聽見那熟悉而又讓人興奮的切菜聲,使勁的剁,說明今天吃葷菜;快速的切,十有八九是素菜。當我把頭伸進廚房想看個究竟時,媽媽便會拿著菜刀恐嚇我說︰“快去寫作業,吃飯會喊你的”唉,我只能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房間慢慢的等著我那美味佳肴。不一會兒廚房的香氣就飄滿了這個農家小院,我慢慢地仔細地聞著那誘人的香味,以此來判斷今天吃的是什麼菜。作業寫完後我便跑進廚房,每當這時坐在地鍋後面燒火的奶奶就會笑著說︰“咱家的‘聞香隊’隊長又來嘍﹗”這時的我就站在鍋台邊,看著媽媽熟練的翻動鍋鏟炒菜,使勁地吸著那沁人心脾的香味,極力地控制自己的嘴不要張得太大,以免大量的口水從中噴涌而出。當菜快炒好時,媽媽便說︰“來,嚐嚐有沒有熟,鹽大還是小。”嘻嘻,這是我最愛干的事。小時候我為我得到這樣的美差而感到驕傲,覺得自己很重要,都沒讓姐姐嘗,因此我還不時的點評一番。長大後才慢慢體會過來,憑著媽媽幾十年的煮菜經驗還用的著讓我去品嘗嗎?那是看我饞,故意讓我吃的。這就是對孩子愛的一種表達模式鋁窗工程

漸漸的我們姐弟三人像長大的鳥兒一樣,為了美好的明天,逐個的都離開了媽媽的身邊,很少有時間再回去,成了離多聚少的格局。這時媽媽的廚房就會少許清閑了一些,不用再為多添我們幾個人的飯菜而忙碌了。但只要我們一有空閒打電話回去,說定到家的時間,那媽媽在廚房就又忙碌起來,到家迎接我們的除了父母那滿面的笑容,忙前忙後的接行李,還有就是那一桌又香又可口的飯菜,真是碟子摞碟子生怕我們在外面吃不飽受虧,來家補個夠。儘管我們多次並一再的勸說她少弄幾個,可媽媽總是嘴上說︰“好好好。”可手卻沒有停下來翻著花樣的做些好吃的給我們吃。為此還鬧出個笑話。有次大姐夫來我家,本想和媽媽客氣一下,就說“媽,別弄那麼多菜,隨便炒五六個就行了。”可他不知道在農村如果要客氣的話就會說“別弄太多,隨便弄倆菜就行了。”因此笑得我們合不上嘴。看著媽媽因為我們回來而更加忙碌的身影,我知道此刻她是多么的開心和滿足啊!

歲月不饒人,如今媽媽已進入花甲之年,頭髮全白了,歲月無情地在她臉上留下印記。作為兒子我,真想立刻把她和爸爸奶奶接到自己的身邊,這樣就不用一次性做那麼多的菜讓我們吃,只要天天在一起,哪怕一頓只做一個菜,那頓飯吃起來也是很香的,不用再擔心兒子吃兩頓就要走的事情了。但是現下條件還沒有達到,媽媽依然在一次性的忙碌著,這不廚房又有那熟悉的切菜聲了,正忙著包餃子呢!因為明天我又要遠行了。  


Posted by yyysam at 18:23Comments(0)

2012年02月09日

美麗的故事成為回憶

悲傷慢慢臨近,為什麼要選擇逃避,面對時間的沖淡我卻無能為力。看著一個熟悉的號碼,只有一聲長長的嘆息,越來越少的話題,有些喪氣。

時間可以沖淡許多東西,情感、誓言,甚至理想。曾經的信誓旦旦,曾經的豪情壯志,茛碙陔都已成天馬行空,付之東流,在念念不忘中,忘記了單車頭盔

回想起以前的同學、伙伴、朋友,曾經在一起玩樂,一起學習,心中沒有不能說的祕密,沒有不可以分享的話題,可現下卻有了距離。回頭看看曾經我們一起寫下的文字,讓我想起了黛玉焚稿的一幕,我們曾經留下的話語,似乎也被燃成了灰燼。又是一年大雪紛飛的日子,我想拾起那時我們一起許下的純潔的夢,還沒來得及,夢已化盡。說好了我們還要繼續書寫我們的故事,故事卻匆匆結束,留下一段長長的空白,剩下我一個人草草收筆。

走過我們曾經走過的每一個角落,冷清無人,寒冷的風從枝葉間穿過,顯得有幾分淒冷。回到我們一起奔跑過的學校,教室、操場、籃球架都變得那樣的陳舊、古老,所有的燈光都如同消褪了視力的眼,暗淡,無光。看著日記書上的墨跡一點點地淡化,曾經的美好一點點的腐爛,心裡總是涌出無形的悲傷衝擊波

曾經以為相遇最美,不敢有絲絲的輕漫,甚至不願用庸俗的文字來記述,用心呵護故事的美好,珍藏於心底卻不知不覺糜爛在心房的一角,敷在傷了的心口上。有些事,傷了心,假裝忘記,慢慢地,真的忘記了。即使再美的記憶,再傷心的故事,都經不起歲月的侵蝕。

面對曾經的你,無言以對,儘管曾經一起寫下過美好的故事,那些都已成了陳芝麻爛谷子。在分別的時候,我們信誓旦旦地說,我們永遠是最好的朋友。我開始不相信誓言,面對時間的沖淡,誓言也是那樣的不堪一擊,一觸即碎。

在一起的時候,總以為我們之間的故事將永遠不會忘懷,可短短的幾年時間就給出了答案。“結識新朋友,不忘老朋友……”唱出這首歌的時候,聲音是多么的無力。時間是最好的良藥,也是最毒的毒藥,不知要多久,才能愈合心中的傷痕Valentine's Day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太大,曾經的理想開始虛化,慢慢地尋找屬於自己的方向。寫到這裡,讓我想起了一首詩來,“也許,一切都可以風輕雲淡地過去,留著淡淡的思緒,想著淡淡的回憶,相信,擁有你的日子,是今生最美的故事”  


Posted by yyysam at 19:07Comments(0)

2012年02月07日

人生歷程的磨礪

行者無疆是一種境界,一種歷程的磨礪,或許能忘記一切,但是又在不斷的拾起一切,人是因為行走而學會記憶,也是因為行走而學會忘記,路在我們的腳下,前行是一種渴望而又讓我們牽掛的事情。

或者說起來簡單,誰又能真正地做到像三毛那樣只身一人前往撒哈拉,閄棹嵗又誰能像安妮寶貝筆下的人物一樣,背著一個簡單的行囊,去真正的做一個流浪者呢?

我們是社群的,多少的關係在縱橫交錯,如同城市底下的軌道,須臾而過,光明裡透出一種牽掛著的孤獨藝術寫真

行走是一種心境,行走就如同禪宗在打坐,行走不會讓人陷入到別樣的愁緒中,因為行走是一種境界,一種高過社群而脫離寂寞關係牽掛的境界,你可以選擇逃離,你可以選擇迴避,但是更好的模式是你可以選擇行走。放卻一切凡塵的困擾,一個簡單的行囊,就可以承載一個世界。

有時行走如風,寂寞不會給你一絲喘息的時機,行走可以給你一個淡定的忘卻。如同明媚的陽光,每天與你接觸,而行走,就是一種旅程上的接觸。

在長途火車上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站在視窗,靜靜地看著飛馳而過的窗外的景物,很多時候都看不清楚,只有在那種廣闊的西部天地裡,才會有一種置身事外的靜止。

你有勇氣進入沙漠么,也許這種行走真的需要一種哲學上意義了,我真的羨慕那種探險者,一個人進入茫茫的大沙漠裡,也許只有在絕境中,更能達到一種與生死的感悟和接觸痛症

體驗在絕境中的旅程,是一種別樣的行走,不同於在山水之間,在鳥語花香之間,不同於在天高雲淡的秋日之間,這種行走是我們暫時的忘卻,丟掉沉重的一種手段,給自己添加動力的一個時刻。更多的時候,我們只需要後者就很夠了。

行者無疆,行走在很多的時候攙雜了我們對紅塵的留戀,行走是我們短暫的忘卻。

行走是一種境界,行走是一種歷程,行走是一種與自己對話的真實,行走是你摘除面具的時刻,行走是風,行走是雨,行走更是陽光,行走是你繼續在人生旅程行走的一種動力。  


Posted by yyysam at 16:45Comments(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