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29日

熟悉的春風吹進窗櫺

立春後的天氣,在溫暖陽光的照耀下,開始一天天暖和起來,小河邊依依垂柳,柳葉漸萌,露出幾顆嫩黃的小芽,那麼清新悅人。是春風帶著深深的眷戀,輕吻著久別的田野,山綠了、水綠了,小草萌岀了新芽。也喚醒我在寒冬中蟄伏已久的心靈。

“好雨知時節”,春天的腳步總是伴著煙雨而來。窗外飄灑著濛濛的細雨,洗滌著這因寒冷而沉睡的田野,“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早春溫暖的氣息迷朦在江南小城的天空,春風春雨把美麗的新裝,披在了遠山、溪流、原野的身上。在春雨飄零的日子,翻翻藏書,編編舊稿,在百無聊賴中,惟有春風還帶著它昔日的真誠,從窗外吹來,撫慰著我跋涉已久疲倦的身軀和孤寂的心靈。

春去春來,沉淪的夢境飄渺的漸漸遠去。但是我的心中,卻有著舊日往事的留存,使我時時反顧,更何況又是這早春的時節。不免有“故人云散盡,我亦等輕塵。”感嘆!而人生恰恰就在這春花秋月的變幻中消逝。

“春風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我漫步在秋浦河畔,有過多少往事,彷彿就在昨天,有過多少朋友彷彿還在身旁。

在早春溫暖的氣息裡,我漫步在杏花煙雨的小城,尋找兒時的玩伴,“春寶,我在這裡”,迷惘中我看見從“繼武巷”裡歡快地跑岀個小伙伴。還是那麼天真活潑,小辮子在頭上飛舞。他就是春寶,上小學的時期候頭上還留著小辮子,可見他在家裡是怎樣的被驕慣著。在文革前,他家老屋的中堂上還掛著一塊“欽差大臣”的匾額,他和家人是清末的遺老遺少。他比我年長幾歲,總是他帶著我們幾個小伙伴玩,每當春天來臨的時候,我們去野外踏青,一群小伙伴在他的帶領下爬齊山,聽大人說齊山有七十二洞,可是我們從沒有找到那麼多洞,最容易找的是“滴水洞”,鑽進佈滿藤蘿的洞口,一股清涼冷意撲面而來,洞頂風化的石壁上,向下不停的滴著水珠。青石板上那汪清水是我們每次進洞都要喝的,涼絲絲的還有點甜,遠比現在“農夫山泉”好喝得多。聽老人說:喝了“滴水洞”的水,眼睛會變得更明亮。每次喝完水,我們都沾沾自喜,感覺眼睛是明亮了許多!在我心裡春寶就是我們的孩子王。

春風把河邊的垂柳吹得碧綠,不知名的小花開在草叢中。春寶是個膽子大,很調皮的孩子。而且是一個抓魚的好手,有一次就在這清溪河裡,他帶著我們到河灘邊捉魚,他把家裡的雞罩拿來,他讓我們在岸上,拾他從河里扔上來的魚,他自己脫光了衣服,光著小屁股,手裡拿著雞罩在淺灘邊罩魚,透過清澈的河水,可以看見小魚在河裡面歡快的游來游去,一罩下去總能捉到幾條。這些春天裡的美好故事在春天到來的時候,又像陣陣春風掠過心頭。  


Posted by yyysam at 13:18Comments(0)33

2012年06月09日

幸運就此而終止

學校的琴房裡偶爾會響起吉他聲,有時候會是一段完美的旋律,有時候也會是幾個初學者斷斷續續的撥動著琴弦的聲音,它們透過冬日稀薄的空氣傳進我的耳朵,卻怎麼也撥動不了我的心弦。

因為我沒有絲毫溫暖的感覺因為我還是喜歡在每一個寒冷的日子裡,靜靜的聆聽《冬日里落寞的吉他》傳出的動人的旋律當空氣里傳來高傲的樂調,我和她一樣,我也開始明白,她的吉他為什麼落寞了因為,我們都很落寞,我們一樣在等待著那個寒冷的冬季過去,可是吉他的旋律像冰一樣凝固在我們的腦海裡,再也過不去同的是冰是冷的,它是熱的。它是你的記憶,它是我的幻想0年的冬天,我以社團的名義策劃了一場“晨曦杯”徵文大賽。後來的後來,我不斷的回想我策劃這場比賽的最終意義,想了很久,我果斷的覺得對於我來說,真正的認識了你才是這場比賽最大的意義。

是的,10年的冬天,我認識了布衣,我見到了布衣。在那個飄著雨的上午,在徵文大賽頒獎典禮上,她以第一名的成績走進頒獎禮堂,她嘴角掛著一絲嬌羞的笑,友好的對我伸出手。我望著面前這位身材嬌小,長相清純,聲音清澈的女孩,一時有些啞然。如果她仔細看的話,不難發現我眼角閃過的一絲驚訝。

晨曦——溫暖的代名詞。就像我們的初相識,多麼的溫暖而美好。我想,她的出現,將晨曦這個詞點綴得無比的透徹在這裡,我不得不說她的初賽作品《那個放逐的冬季》。在滿滿的一堆稿件裡看到它的時候,我高興得像個孩子,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依然略帶傷感的字眼,依然離不開那把帶著落寞的吉他,依然把回憶裡的光景描繪得溫暖而動人。每一個字眼就像一個清澈的音符,當它在我的心里安然的奏出旋律的時候,寒冷的空氣便被凝固了,只剩下內心裡滿滿的溫暖。

她說:“左手有五個手指,每個手指都畫上一個笑臉,掩住那些厚厚的繭子,右手的五個手指,你畫上悲傷,用整隻手掩蓋那張笑臉。你說悲傷可以讓人更早的成熟。一個可以把悲傷詮釋得如此精緻和完美的女孩,我想她一定是一位被濃濃的憂鬱氣息包圍,連面容裡都會透漏著一絲滄桑。直至我見到她的那一刻,你不難明白為何我的眼中會閃過一絲驚訝。

我想我是幸運的,因為我在最寒冷的冬季,遇到了最溫暖的文字和最溫暖的人。挩関熷姠更何況她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帶有濃濃的憂鬱氣息,她略帶嬌羞的笑容裡,是我在那個冬天見過的最清純的臉,就像她的名字一樣簡單而溫暖與其說我策劃了一場成功的徵文大賽,不如說我策劃了一場完美的邂逅它燦若晨曦。
  


Posted by yyysam at 10:35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