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0日

未曾有過的遺憾

清早外出采撅碩大的樹葉,
陪著你,觸摸著,
透過晨光 freelance
數落著葉片與手心裏的條紋,
遐想著心中的夢。

那時你在電話中哭著說:“我很想你!”
今後再過生日,
我們永遠在一起,
陪你點蠟燭,
一起哼著心中的歌大家

假如再去爬山,
一步一步地,
一定要爬上山頂,
在容器裏,
隨著流動的雲一起飛快樂

那天,你穿著紫紅色的上衣,
臉色中透著幾分紅潤,
頭上烏黑秀發上別著帶紅的小花,
臉上微笑著的幾分,
眼睛流露出醉人的神情,
心怦怦地跳著,
時而眼睛睜著很大,
想起兒時的你萬事
玩得很熟識,
也不知哪來的心情,
只想逗你一下子,
而後就拐著彎跑,
你身隨其後跟著跑,
終於被你追上,
握著我的手,
生氣著的樣子說:
“你以後還敢那樣對我嗎?”
我就趴在草地上在笑。
你就狠狠地拍打著我,
而我依然沉浸在笑裏,
你打累了,
也就偷偷跑去了。

心情不好時,
也會對你吼;
有時對你
就像小草對晨露的渴望;
夜雖長,
流星在空中劃過,
依舊守望著,
聽著遠處火車催眠的轟鳴。

那天,剛下班,
就騎單車帶著你,
走了很長的路,
上坡又下坡,
左轉又右拐,
身累了,心卻是熱的。
就是這樣
純真的你我,
要了“旺仔”,你卻執意也要喝Beer,
兌現著未曾實現的好奇,
今晚公園裏的月亮格外地圓。

有天你對我說:
“我是你將來要娶回家的人”
卻在病房裏,
自己學會了堅強。

有時你也會慪氣,
就一起到西湖看風景,
尋求遠古時的影子,
圓遊離中的夢。

輕拉著你的小手,
順著溪流的方向赤足前行,
踩著被水濕了,光滑的岩石,
回眸你時,
你小心翼翼走著,
可愛的樣子,
才發現溪水弄濕了你的衣襟,
卻流入了我的心田。

又到了情人節的日子裏,
在辦公室裏,
有人送花來了,
看著你笑紅著得臉,
格外的開心,
人小鬼大的你,
不知哪來的奇思妙想,
“我可以做你一天的情人”
就順口而出了,
你的話,
引來了大家的樂,
我卻低著頭在偷笑,
開心得肺都快笑裂了。

坐在身後的你,
平時工作很忙碌著,
大家誰都顧不上誰,
突然看到打過來的文字,
“我喜歡你”,
整個人就像到了另外一個世界裏了
很陶醉,你卻那樣的迷人,
那種感覺是夢寐以求的,
把你放到了心底,
卻什麼也沒表白。
我只想對你說:
“我更喜歡你!”

從此以後,
氣形相依,
無怨亦無悔,
不再未曾有過的遺憾。


  


Posted by yyysam at 17:05Comments(0)

2012年11月15日

看到那樣的結局

週末,清晨。吵雜的聲音斷斷續續在我耳邊回放,我從睡夢中不情願的醒來。仔細聆聽,想揪出“罪魁禍首”,忽想起是宿舍養的一只烏龜。心想,平常它都是安靜地躺在只能容納兩只烏龜的缸裏,而今天怎變得“不安分”起來?經不住好奇,連外套都沒來得及披上,便下床探個究竟。原來,缸被放在暖氣管上,一晚上下來,連人都會覺得燙,更別說它了。出於某種情愫,我把缸提放到地上。許是受到外界干擾,又或是“水深火熱”的感覺慢慢消失,它不一會兒便又安靜了下來去角質面膜

蹲下身,靜靜的看著它,思緒卻早已翻騰,好像那種“水深火熱”感轉移到我身上,它不斷地侵襲著我,使我變得難以呼吸,透不過氣來。一種無力感染遍全身,或許它來自於無法掙脫捆綁著它,束縛著它的缸;又或許來自於自己的無能為力,因為我無法把它拯救出來,儘管我知道它一定是嚮往自由的。有人說,站在大海面前便會感覺自己的渺小,而現在,沒有大海,我卻已然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中醫失眠

思緒漸漸飄逸,它牽引著我觸動那褪色的年華,儘管內心是那麼的不情願shinyy

猶記得那年,我在上初中。因學校離家有些遠,每天騎自行車上下學。農村不比城市,能坐公交或由父母接送上下學。而對於這一切,我已經很滿足,因為我知道,許多孩子都讀不起書。而我的滿足,或許又因為虎子。虎子是我家養的一條狗,更是我的好朋友大手拉小手。它的名字是我取的,當初只是因為覺得它的神態很是威武,便讓我想到了虎。它的名,或許不是那麼優美而脫俗,但也不希望它的名字沾上世俗的味道,許多別人家的狗名是招財或旺財之類的white wine...
  


Posted by yyysam at 16:25Comments(0)

2012年11月08日

百年修得共枕眠

男人之間談論最多的話題無非有兩個:女人和錢。別人的女人和錢是男人談論時最感輕鬆的話題,當然,最沉重的話題是談論自己的女人。

男人在一起的時候,比的最多的是能力的大小、職務的高低、豔史的多少、老婆的美醜。女人在一起的時候,比的最多的是購物的次數和戰果,容貌的美醜、婚姻的美滿程度、服裝是否時尚、孩子的未來和老公賺錢的能力。

通常情況下,男人陪女人逛街購物時,男人只有20%的關注度,剩下80%的關注度全部落在了其他女人身上,而女人則是100%關注商品。

和一個好女人結婚,你是在暴風雨中找到了避風港,跟一個壞女人結婚,你是在避風港中遇到了特大風暴。這句話對於男人同樣適用。

好女人是好看且溫暖的,好男人是沉穩且大度的。

愛一個人最重要的不是海誓山盟和甜言蜜語,因為,婚前浪漫的“琴棋書畫詩酒花”必將被婚後瑣碎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所替代。無論男人或女人,終究要弄明白一件事:婚前的愛情在結婚以後變成了感情,老了,就是恩情。

我的親人,我的村莊高山流水的清音平靜地享受這暖和望前途漫漫在這如夢的冬夜裏



如初春的嫩芽期待裏最真實的微笑帶微霜的雨那一片樸素的藍天生命的春天裏行走

  


Posted by yyysam at 11:06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