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4月23日

如果,情書

卷一

微風輕輕拂過,

那是誰的小手,

溫柔得卷起了純濃的思緒。

我靜候在那,

不眠的楊柳岸邊,

是誰的發絲,

芬香得熏起咖啡般的神醉。

望著平靜的湖面,

胡波粼粼微伏,

這笑靥,

清澈得泛起暈黃的容顔,

卻也燦爛。

只瞧見,

夕陽披著晚霞,

那是誰的衣裳,

絢麗得誘起多少癡迷。

時而,

飛鳥輕語鳴吟,

那是誰的歌喉,

婉轉得引出多少癡狂。

深深的吸入了一個氣,

這晚秋裏的味道,

那就是你的氣息,

柔情得卸去了多少豪邁。



卷二 --- 愛有來生

秋風蕭瑟瑟,一朝染紅顔。

別離兩茫茫,卻已數百年。



卷三 -

月高懸,餅香甜,金秋十月喜團圓;

君食言,妾無眠,蘭花一指守千年。  


Posted by yyysam at 17:32Comments(0)

2013年04月22日

幸福展露出甜甜的味道


一個週五的晚上,在家閒來沒事,網游了很久,感覺有些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想著煮些面來吃吧。剛燒上水,就听見我家的門,被什麼東西撞了幾下罹患網球肘,緊接著傳來“爸爸,別打了”,一個男孩子邊哭邊叫。我在想是不是樓上那個爸爸又在懲罰不聽話的孩子呢?上次就是,孩子從四樓就跑下來了,原因是那個女孩子沒寫晚上的家庭作業。但是聽這聲音是個男孩子,怎麼回事呢?一會兒樓道裡越來越吵,對門的大伯也出來了,門又被撞了幾下,我的內心有些不安。
於是,我打開門,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天哪,怎麼回事呢?她平趴在樓道的台階上,手拽著她丈夫腰間的包,孩子在旁邊大聲哭著,嚷著,力圖制止他父親的行為,卻無能為力,這一幕,讓我心痛……
她是我家樓上的住戶。上次對門家孩子和別人生氣時,也在樓道裡吵鬧,我們同去勸解,那是我和她第一次說話,再後來見面總會笑笑打聲招呼,我們這樣就算認識了。在我眼裡,那是個優雅的女人,衣著得體、前衛讓人感覺時尚卻不妖媚,每次見面她總是甜甜一笑,聲音也很甜,她開一輛紅色的高級轎車,平時沒什麼工作,只是在家裡做家庭婦女,照顧她的孩子。我不了解她多少,但是感覺她是個幸福的女人……
然而這會兒,就是我眼中那個優雅的女人,卻被她丈夫拖著走了半層樓梯,在拐角處,她硬是用腿纏著欄杆停了下來。對門的大伯可能不好意思去拉他們,只是嘴裡說個不停“都不小了,快起來吧”之類的話。或許是對女性的同情,讓我盡力想拉開他們,可是很難。
“老子一個月不回來幾次,你就給老子出這個樣兒,不嫌丟人”男人大聲嚷道。
“我給你出樣兒?不知道誰給誰出樣兒?你還不嫌丟人,怕什麼。丟人就丟到底,讓別人看看,你天天是怎麼打自己老婆的?”女人哭著嚷嚷著。
……
女人還是躺在地上,死死拽住男人的包兒,不肯罷休,勸也勸不住,拉也拉不開。那會兒,我的心跳得厲害,擔心她會受傷。好在,經過左鄰右舍的勸說,她終於鬆手了,坐在地上委屈地哭著,她的男人卻氣憤地回家去了,只聽樓道里傳來他咚——咚——咚上樓的腳步聲,那聲音讓我聽著如此刺耳。我用力把她拉起來,她哭了一會兒,也不去別人家裡,寵物酒店說去她婆婆家了。
她帶著孩子走出了樓道,那優雅的粉紅色還留在我的記憶裡,留給我久久的思考……
我們提倡男女平等,確實女同胞的地位逐年提高,享有的社會權利也越來越多,讓人欣喜。然而,多年來封建思想對人們的束縛還是多多少少存在於中國家庭中,大男子主義依舊很盛行。我理想地認為:家,其實很簡單。我們要用愛來經營自己的家庭,而不是講道理,更不是用暴力,讓對方屈服。
後來沒過幾天,我再一次看見那個開著紅車的女人,買了一堆東西回來,看樣子,家庭風波似乎已經平息。然而,我還是可以看出她的不自在,我盡可能坦然些,為了讓她不那麼尷尬。有時想想何必呢?
我想夫妻間更需要包容與理解。
當妻子無理取鬧時,作為她的愛人,丈夫想想,她十月懷胎的艱辛,想想她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劇痛為你家延續香火……她為你們家做了太多太多,請你寬容一下她的任性,哄她開心,事情過後,她會記住你的好,更加對你好,更加對你這個家負責。有句話說“女人是水做的”,水是家的“財”,所以,讓她開心,才會萬事興。
當丈夫工作不順利對妻子發脾氣時,作為妻子,想想我們的愛人,為了我們這個家,他在苦苦奮鬥著。現今社會競爭如此激烈,他早出晚歸掙錢養家,也真辛苦。那麼在家,給他個舒適的生活環境,是我們做妻子義不容辭的責任。有人說男人就像個孩子,沒成家時需要他媽媽的呵護。結婚那天起,我們成了他的新娘,“新娘”就是他新的娘親,我們要承擔起他母親的責任,哄他開心,那他也會像對自己的親娘一樣愛我們。
有些話或許有些理想,但我想如果有“愛”,讓愛溫暖彼此,或許每個家庭真的會“其樂融融”。  


Posted by yyysam at 14:29Comments(0)

2013年04月12日

春日拾趣


三月的春風,軟軟地吹著,有些醉人。這季的樹,退去了冬的蕭索,乏發著綠的光亮。那枝頭一抹抹清新的綠意,在春雨陽光中透著清亮。早晨,最美的事情,是倚在窗前,看小鳥兒把春天的第一抹晨光銜到窗前,然後又飛向雲天深處。天色漸明朗,側耳聆聽,吱吱喳喳的小鳥兒,成群結對地,在枝頭唱著跳著,如同唱響我心頭的春之歌濕疹

一場春雨過後,我驚喜地發現,前些天和孩子們一起,在陽臺的花盆裏播下的種子,今晨破土而出了。紅豆、黃豆、花生、小麥兒,默默地積蓄著力量,在春泥裏冒出了嫩芽兒,純靜地生長著。那小小的麥苗兒,葉尖上還滴著晨露,晶瑩剔透,萌動著春意,迎著春風,搖曳著這季快樂的情懷。

春天真好,花兒會開,種子會發芽。在春泥裏播種孕育,生命四季裏簡單的快樂和豐盈,如同那春苗一樣綠意盎然,萌動著美好與希望。春風春雨就這樣潤澤著萬物,喚醒了無數沉睡的生命,這是希望之春,展現著無窮的動力。這是生命之春,寄予了無數的祝福。

喧囂的城市,這座座的水泥鋼筋城裏,禁錮了多少焦躁的心靈?饑渴的心靈,如同小鳥展翅,向往著藍天綠草白雲悠悠。在這春意裏,潮濕的空氣夾雜著泥土的芬芳,哪怕是陽臺那一小小花盆兒,紅的花,綠的葉,一瓣瓣,一葉葉,不管晴雨,都芬芳明媚著心魂深處。春風拂面,仿佛吹來了故鄉那久違遠去的氣息門禁系統

小時候的我們最愛在鄉村田野裏,留下一串串的小腳丫。不管春夏秋冬,到處尋找樂趣,漫山遍野,采摘野花野果,捉魚摸蝦。笑聲總是回蕩在山穀,流淌在清清的小河上。春日裏,我們女孩兒追著蝴蝶,在媽媽嬸子們種的菜花間起舞。炎炎夏日,夕陽西下,我們便在傍晚時分,去稻田裏聆聽青蛙的歌唱。我們女孩子在田裏拾田螺,男孩子們膽子大,便卷起褲腳在田間淤泥裏捉泥鰍。不一會兒,簍子裏便滿是活蹦亂跳的黑泥鰍了,晚上,炸泥鰍,炒田螺,再摘一把媽媽種的青菜清炒,便是家裏餐桌上香噴噴的最美味菜肴。田埂上,小河邊是我們童年的樂園。我們把踩了滿是泥濘的小腳泡到清清的小河,跟著嘩嘩的小河水嬉戲遊玩。清清的水草裏,小魚兒小蝦歡快地遊來遊去,我們一溜小跑追著趕著,濺起了一朵朵快樂的水花,嚇得水中的魚兒蝦兒不見了蹤影。秋天的時候,藍藍的天空飄浮著朵朵白雲,野菊花正在風中飄著清香,沁人心脾。冬日漫長,呼呼的北風,也沒能擋住我們愛玩的童心。家門前,那青翠的竹葉兒,在寒冬的清晨,掛著一串串的冰激淩,晶瑩雪白,可喜煞我們小孩子了。亂哄哄地一擁上前,摘了竹葉冰激淩,就往嘴裏塞,哇,一股清冷氣由舌尖真抵心肺,捧極了!哈哈,居然還別有風味,帶著天然的竹葉子清香,這是童年吃到的最甜最捧的冰棍了。純真快樂的童年喲,在這融融春日裏,怎能不把你憶起深圳婚紗攝影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奶奶經常對我們這樣說。當時小小的我們並沒有作深一層理解,只知道這字面的意思。所以,最愛在家門前,隨意地在泥土裏撒下瓜瓜豆豆向日葵的種子,希望像奶奶嘴裏說的那樣,“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童年的耕種樂趣,便是如此簡單,撒下的瓜瓜豆豆種子,也是平常餐桌常見的瓜菜豆子。春雨紛紛揚揚,溫柔地飄灑著。幾場梅雨過後,濕潤的泥土,就漸漸地鑽出瓜瓜豆豆的嫩芽兒,那兩片豆瓣狀的葉芽兒,像是一朵綠色的春蕾,開在我們雀躍的童心裏,開在這片希望的土地上。

俗話說,有苗不愁長。我和堂哥種的葫蘆瓜、絲瓜苗兒,還來不及搭棚,那藤蔓就順著挨著旁邊的李子樹開始向上攀爬,隔一宿的功夫,劈裏啪啦,好像聽到了如春筍拔節般的聲音,那葉子就噌噌地往上長了許多。嫩葉尖打起卷兒帶著鉤兒,呵呵,真是攀爬的好手呀。我們看在眼裏,喜上心頭,只盼著開花結瓜。

明媚的陽光照著心扉,和暖的風輕吹著,朝朝暮暮,施肥澆水,我只盼我的瓜苗兒,快快長!終於,在有一天的晨光中,我驚見了它開在綠藤碧葉中的花骨朵兒。葫蘆開出了潔白的花兒,絲瓜開出一朵朵金黃色的花兒,引來了蝴蝶蜜蜂醉舞翩躚。我也學著它們,上前嗅嗅花香,正欲輕掐一朵,摸摸花兒的臉龐,就聽到奶奶急切地說:“不能摸,一摸,那花兒就會蔫了,到時就沒瓜結了。”我一聽,嚇得趕緊縮回了小手。瓜花盛開之後,不久便開始枯萎,只留置一個小小的花蒂在藤葉間。始初我還以為這花兒都枯死了,結瓜沒希望了,還懊惱傷心了好幾天。後來奶奶發現了,才摸著我的頭笑著說:“傻丫頭,花兒沒死,它是換裝長成了瓜了,不信,你瞧瞧,那不是你心心念念的瓜娃娃嗎?”呀,真的喲,順著奶奶的手勢,我抬頭瞧見了,那細細的嫩瓜娃子,正躲在綠葉下,探出了半截小腦袋瓜兒,和我笑咪咪地捉迷藏呢。

都說自己辛苦勞動的果實最甜,真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童年時候的我,是嘗到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甜美滋味了。到瓜果成熟時,我們采摘自己家門前種的瓜果,心裏美滋滋的,交到奶奶的手中,奶奶像是變戲法似的,把洗幹淨的鮮嫩的瓜切成條狀,再生柴火放鐵鍋裏清炒。不一會兒,清香四溢,真饞死我們了,直圍著奶奶在鍋頭轉。隨著嫋嫋的升騰的熱氣,奶奶手中便盛著一盆青脆欲滴、清香可口的瓜菜了。奶奶為了犒勞我們,有時還會燒了半鍋熱水,放進切好的鮮瓜,再打兩新鮮雞蛋,切幾根青蔥,那味道,簡直是我這輩子喝過最美味的湯肴了。因為這是我們自己的勞動果實,裏面還盛著奶奶濃濃的慈愛。至今回想,夢中都會滴落口水。

奶奶還有一絕,豆角葉子粥,入口清香,美味不可言。奶奶把嫩豆角葉子從地裏摘來,再把葉子裏面的絲抽剝掉,用她那雙溫暖的手揉搓,使得葉子更柔軟,放在清水裏洗滌幹淨待用。這時,鍋裏的米粥也已沸騰,然後奶奶便把豆角葉子放進了熱氣騰騰的粥裏,奶奶拿勺子在那鍋粥裏攪動,豆角葉子便乖乖地和米粥安然地呆在一塊了,碧綠如初。然後放鹽,滴些清花生油,一股清香撲鼻而來,引得我們咽著口水,直往廚房向奶奶奔去。在那個食物匱乏的年代,午間放學回來,能喝上奶奶親手煲的豆角葉子粥,簡直是人間最大的美味最大的享受啊。

夢裏花開花落,那些年月,在這個春日裏,對家鄉曾有的樂趣,念想,它像瓜的藤蔓一樣纏繞心間。它如生命樹的翡翠色,任歲月荏苒,時光老去,仍四季常青。又如一首老歌,唱響在心頭,傳唱至今,夢裏縈繞,久久難忘,駐紮心間。生命的綠茵,在眼前鋪展,綠樹紅花,瓜果飄香。生命的四季,溫潤靜好,寧靜致遠。  


Posted by yyysam at 13:38Comments(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