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07月22日

當流氓愛上賢惠的女子

他成為‘流氓’、是因為別人仗勢打他、欺負他、他忍無可忍、提刀把人砍成了殘廢。因此、他坐牢了、從牢獄出來、他變了。

沒有人天生就是流氓。流氓就像奔騰的流水、healthreach在不同的環境有不同的顏色、在不同的地理有不壹樣的溫度、最後都匯聚成大海的壯觀。

他、左手拿著啤酒瓶、右手握著棍子、腰間別著匕首、壹副吊兒郎當、壹副桀驁不馴的摸樣。不要小看他這摸樣兒、他看不起孔乙己的迂腐、他不屑杜甫的寒酸、他嘲笑著阿Q的自狂、他蔑視身居高堂的貪贓枉法、他鄙視有些人弱不禁風還自命清高......

誰要是惹了他、他那尖利的匕首壹定要放血、他那溜光圓滑的棍子壹定要劈人肉,他的這些道具打過當兵的、劈過當官的、殺過為虎作倀的、掃過欺行霸市的、挑過逼良為娼的、撚過欺軟怕硬的......因為這些、他坐了幾次牢、但就累教不改其本性。他在街上悠哉、見著有點錢的熟人就要人家請吃酒、有時去店鋪賒煙酒、賒了多少賒了多久他自己已記不清了。他的這個樣子、鄉裏人既敬他、愛他、又恨他、嫌他,於是、就有人背著叫他‘痞子’和‘流氓Neogen code 9 kr’。

痞子二十五六了還是單身球兒壹個人、期間有媒婆來說過媒、別看他這副吊樣、很多姑娘他都看不上。他就像空中的無繩風箏、老天有意安排著壹個能牽引他的人出現、這不、出現了:

痞子在縣城玩無意撞著了壹個女孩、痞子不行禮不道歉、就跟平常壹樣,豈料、這女孩面帶微笑、還溫文爾雅向他行禮、這女孩從口裏吐出的語言嗆得他久久難忘。什麽話他迷迷糊糊已記不得了、只覺得她聲音不高不低、有些曼妙;她的相貌其實不揚、絕不是什麽沈魚落雁閉花羞月之類;只覺著她的每壹句話每壹個字、每壹個動作每壹眼神、字字中心扉、點點穿情殤、微微盈著賢、滴滴妙著慧。壹連幾天、他吃不著睡不好、腦海總閃現出她的容顏、他不是那種單相思的柳下惠、他決心找到那女子、決心探索她的奧秘、於是、壹場傳奇的愛戀上演了—

當流氓愛上了賢惠的女子、流氓開始了衣著的講究、學會了溫文爾雅、學會了舉止得體、學會了笑容可掬。賢惠的女子、含蓄人生、知性婉約、氣定秋華、、流雨露以濯剛勇、溢意念以浥塵埃、繾綣旖旎以氤氳浮躁。她、壹顰壹笑脫盡痞子的桀驁;她、壹意壹念洗盡痞子的鉛華;她、賢賢惠惠滌蕩盡痞子的淤泥、沐浴出痞子新的節操。

當流氓愛上賢惠的女子、他就愛上了文字、他涉書山搗墨海、吸取千年沈香的靈氣;他窮秦漢盡唐宋、直溯萬年盛衰的根源;他、懂得了孔乙己迂腐的內涵;他、尊敬杜甫的寒酸;他、明了阿Q還在自狂;他、放肆著李白的豪放;他、中醫失眠
著李清照的婉約;他、仰視著毛澤東的氣度、豪情和胸懷、千秋風流、走著人間正道是滄桑。

當流氓愛上賢惠的女子、他、就蛻變了。他、變成執著的情聖。賢惠女子賦予他濃濃的責任、羽化出他新的人生定義。自古流氓就有匪氣、去掉匪氣就是霸氣、去掉霸氣就是豪氣和王者之氣。流氓和賢惠的女子、自古就是妙不可分的絕配鴛鴦、他們互取互補、含情脈脈、相得益彰、神聖愛情留千古;他們是千古絕戀、他們的愛戀盈著豪邁、漪婉約、激蕩天宇。

當賢惠的的女子愛上流氓、她的賢惠得到了淋漓的釋放、她給他換上新的衣服、給他壹個新的名字‘英雄’。她愛著英雄、等壹萬年也無悔;她、活壹萬年、只為和他的壹場絕世眷戀;只為和他壹場濃重邂逅美國特價機票、她在佛前苦苦修了壹億年......  


Posted by yyysam at 17:1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