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30日

一本默默的山居小書

深秋姑娘從郵箱裏發來一組照片。是我在新書推薦會上與朋友們在一起的情景。不時看看。

這些面孔在照片中熠熠閃光。之前未曾見過,然而,海貝、深秋、空杯子、宛如煙、清竹……這些名字曾與我相伴過,不離不棄。數年過去了,在不期望的時候,在一座城,她們從一串名字後面扇動翅膀,DR REBORN绝無呃人鳥雀一般飛來,與我相見。

那天我們結伴同行,彼此喚著對方的昵稱,在茶吧聊天。易甯兄請大家喝普洱茶,茶湯醇香,彌久,此種美意,讓我心緒溫暖。海貝給我看她和深秋的小詩,斟酌字句,亦是清潤、透徹的佳作。暗自揣度,她們爲何能毫無傲慢之氣如此愛護與贊賞我的文字?

一本默默的山居小書,還有這麽些朋友抱著很大的興趣,走很遠的路來相見。這樣的友善,信任,仿若四月溫和,眷愛的光照。我將這些照片,這些面孔小心珍藏。

校園裏有兩棵櫻花樹,兩棵在四月注定開花的樹。手作教學繁密的花枝上一朵朵粉色,樹下也是鋪一地的粉光,一種似真非真的恍惚感。粉色是不真實的,猶如窗口看花的女學生纏綿柔弱的夢境。然而每次走過,還是不自禁擡頭,會有美妙而愛憐的心緒。

16天的花期,足以令我的姑娘們目光持續地凝視,並且沈醉在自己斑斓的眩暈中。我無法控制姑娘們的夢境,猶如無法控制這兩棵櫻花的顔色、花瓣的形狀,還有關于花香的回憶。

我和小雯在櫻花樹下小坐。她坐我身旁,低著頭,乳白色螺旋狀花紋的毛衣上粘著一片片粉色的花瓣,像羽毛。我們撿起一片兩片在手心,清涼的花,淡淡的粉,飄落時也沒有一點分量。花這般輕盈,清潔,必是與夢幻、飛翔相關的事。成人身上是長不出這樣的事物。我介入了一個女孩的秘密事件,卻也不是很追根究底的樣子,只是陪她看看櫻花。我說,你知我知,這樣藏著吧。

昨日晚自習後,再次和小雯走過櫻花樹,已是暮春,櫻花謝。美白產品我們在樹枝下相視輕笑,慢慢擡起頭,看見星空。  


Posted by yyysam at 10:5433

2015年04月16日

過年真好

年越來越近了,到了去集市買紅紙,寫對聯的時候了。解放前,父親念了兩年的私塾,解放後又念到小學畢業,在那個年代,父親已算是知識份子了,所以家裏的對聯都是父親寫的。記憶裏,父親總帶著我去趕集,置辦年貨。一到集市,就感覺過年的氣氛,那賣年畫,賣紅紙的攤位比比皆是,花花綠綠擺了一地,任人挑選。父親總是先挑
保濕
,寫對聯的紅紙,要顏色鮮亮的那種紅紙,總是看了幾個攤位,才決定買,還要計算好買幾張。

接著挑一些年畫,買毛筆,一瓶墨汁,當然也會買日用品,每次都是滿載而歸。父親總喜歡在大年夜前一晚寫對聯,晚飯過後,父親就會拿著紅紙,放到八仙桌上,先酌量著,怎麼裁,因一張紅紙很大,裁好了夠兩扇門貼。麻煩的是堂屋主門對聯的紅紙,不但要裁成長長兩條,還要疊方格字印,這樣寫的字就不會斜。父親運籌帷幄,幾下就把家裏所有門紅紙裁好。

開始寫對聯了,父親總是翻閱一些書,然後自己想想,結合一下,自己編一副主門對聯,每一年對聯都不一樣。父親寫毛筆字的姿勢煞是好看,字寫出來,那叫一個龍飛鳳舞,後來大了,才知道父親的書法,為草書,而且是狂草級別的,那字經常受到別人的稱讚。他每寫一個字,我要幫忙把對聯紙往前平拉,避免墨汁流動,防字跡模糊。中醫失眠
幼小的我,一邊牽著紙,一邊看著父親寫對聯,心裏膜拜啊!是的,過年的年味,還有父親寫對聯的墨香味。

第二天,母親很早就把雞燉在鍋裏,早上一起來,就聞到一股雞湯的香味,啊,過年真好。父親,總是跑來跑去,領著我們幾個小孩,把家裏的衛生,再清理一遍。之後,還洗臉,淨手,帶上我和哥哥,去偏僻的路口,給祖先燒紙錢,行跪拜禮。回來就該燒菜,準備年夜飯了。等菜燒得差不多,遠處,近處,鞭炮已開始響起來了,是的,有的人家,已開始吃年夜飯了。這時父親就會帶著我,把家裏的對聯貼上去,新的年畫也貼好,一下,屋裏屋外,紅紅火火的別提多喜慶了。年夜飯當然吃得一團喜慶,最開心的,還是父母給壓歲錢。年三十晚上一般睡不著覺,心裏那個激動啊,因新衣服就擺在床頭,我一會摸摸新衣服,一會摸摸口袋裏的壓歲錢,盼望著早點天亮蘇家興
。  


Posted by yyysam at 18:38

2015年04月13日

讓我深藏這段初遇可好?

  
  這是一個故事,或者一個童話。
  我已經記不得是什麽時候認識沈默王賜豪和林霏霏的了,好像時間走的很平靜,我們就這樣做了朋友,做了閨密。
  沈默是我認識的神經大條的女生的典型代表,神經大條是很多人對她的認知,這個詞也是老王告訴我的。因爲我習慣了沈默的神經大條,絲毫察覺不出來了。我唯一察覺出來的就是,神經大條的沈默,也有傷心憂愁,只是不說出來而已。
  再說林霏霏,安靜是外表,或許該說她比我和沈默理智,太理智的女生。當然,也傻。傻乎乎的把自己禁锢在不肯告訴別人的世界裏。
  我,我也不知道怎麽說我自己。我既有沈默透明質酸 淚溝的性格,也有林霏霏的外表,或許我是人格分裂的代表。
  我們這樣三個有些相似,有些不同的人變成了好朋友,變成了無話不談的閨密。真的很奇妙。年少的時候,身邊有最好的朋友,有心愛的男孩,真的是很美的事情。我們都有,真的很美。
  一閉眼,似乎還記得我在作文裏寫:我最好的朋友是蘇蕊,她怎麽怎麽樣。現在讓我再寫,我肯定寫不出來了。如今的我,並沒有不當蘇蕊是最好的朋友,而是覺得最好已經沒有確切的定義了。就像,就像自己定義不了自己是不是好姑娘一樣。我珍愛我身邊的每一個好朋友。
  抱歉我要以第一人稱的視角來寫這個故事,因爲,我模擬不了別人。
  我一直都不是一個記憶力好的人,我不會在跟別人聊天的時候,敘述很多很多別人說的話和故事,我只覺得,事情發生過,雖然不記得,可是變成了記憶最美的沈澱,雖然真的不記得了,可是提起沈默,林霏霏,我是微笑的,嘴角真的會不自覺的上揚。曾經的我,有些矯情,現在的我只想珍惜還在的朋友。
  我不知道哪天開始,人和人之間的感情需要維系。或許應該這樣說,刻意去營造溫馨。我和蘇蕊可以在幾個月不聯系的情況下,見面卻依舊很平淡的打招呼,不是不激動,也不是沒話說,而是我們覺得,這是感情的沈澱,還不到爆發。
  又或者,我有個朋友。她身體不太好,高中只同班還,在之後的2年裏,吵過很大很大的架,我甚至在她決裂離開時,什麽也不顧的大聲喊:我以後再理你,我就不是人。然後,我不是人了。我想說的是,我們也是這樣,很久不聯系,很久不見,照樣把對方當做很好很好的朋友。
  不是歲月把我的脾氣磨了去,我也不是抛不下面子去挽留,而是,我想讓你長大。林霏霏,你知道嗎?你一直在假裝自己很成熟,那種假裝會讓人心疼。當然,我不是不想心疼了,而是我這邊累了。
  沈默一直都是這樣,她很關心你,你知道。很多事,很多人,其實我都不曾參與,也不知道,有問題的還是你們兩個。我想這些年的友情裏,關于高中我都是零散的,只有初中我記得。而高中,你們卻是聯系在一起的。所以後來我們到了這一步,有高中的成分在。
  這些天我都睡的不安穩,腦子裏總是出現初中的畫面,沈默喜歡的男生,林霏霏你喜歡的男生,還有我的。這不是個好話題,因爲我們三個,不管是哪一個,都沒有把握住。可是我還是要提,因爲只有在你們面前,我才會有回到從前的感覺,這些年很快,快到我忘了你們會變,如果可以,我倒是想回到過去呢。呵呵。
  我喜歡沈默的驚喜,林霏霏的羞澀,蘇蕊的坦然。然後,嗯,其實還有很多跟我們一起的朋友,很瘦很受大家歡迎的小米,她也是我們很好很好的朋友,性格爽朗的湘姐,這些年,大家都變了,可關于當年的感覺,我卻從來沒改變過。
  後來的這些,無力回天也不能這麽肯定,只要順其自然吧。你們都變了我怎麽可能沒變,只是,我還是很愛回憶。回憶真的很美呀,現在的決裂又如何,我還溢價記得我認爲每個人是我的朋友時,她驚豔的身影。讓我深藏這段初遇可好?  


Posted by yyysam at 11:10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