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18日

這壹生,只想兌現我對母親的這個承諾

  今天是老家的廟會,邀了單位的朋友,驅車前往老家,母親和姐姐早已備好豐盛的酒菜等候,心裏如灑了陽光般暖意融融。香港僱傭公司
  在我眼裏,回家是親情的提醒,是凝聚力量的出口,是思索的空間,而我卻常常用不好這溫馨的行程,我常常將它人為地變成顛倒輕重緩急的迷魂陣,笑話自己的卑微,都到中年了,竟不知道親情有多麽的可貴!
  在外二十年的歲月,經歷過無數無聊的品砸、尖酸的互窺,有時直到危機兵臨城下,卻還在作精心的形象打扮,結果,往往是虛偽戰勝不了腐酸,樸實的靈魂也冤枉地跟著雕零,壹起雕零的,還有我小心珍藏在內心裏並不多的光明和色澤。
  口口聲聲,我自覺忠孝能兩全,習慣了堅強,不管在外遇有多少唾罵,仍能保持堅貞的形象和面孔,善良的個性使我對外部的空間缺少敏感,同時少卻的是對親人的責任,漠然於空間也必然漠然於時間,壹味把自己打扮成塵世無染的過客,反倒失去免疫力,從而抽去我強健的體魄!當內心不想再留有傷痛,當行為不再想負擔使命,記憶不想再承受責任,我進入壹種自我失落的恍惚中,忽然想回家了,忽然感覺想媽媽了。
  我知道,我沒有任何理由對親人漠不關心。其實,等待和尋找真實的生活和生命,就是在等待和尋找真實的自我。長者家居照顧服務
  這次回家,母親告訴我,鄰居光棍五叔因感覺活著沒意思,飲下除草劑自盡於命!我並不震憾於單個的死亡和其選擇死亡的方式,因為我壹直認為,漸次的離去都會有具體原因,而我沒想到的是,這個活生生的死亡事實,卻帶給母親無盡的眷想和更具體的傷痛,不管這人是否有心理疾病,也不管這個行為是不是值得有贊同或反對的爭議,正是這壹次生與死的事實,它留給母親刻骨的體驗和生命的思索,而這些,卻使我感到勞累。
  人無法抵抗災難,反倒能讓離去的人獲得精神躲避,然後才是讓在世的人撕肝裂肺、即刻驚醒。也許,母親的內心在贊壹個孤獨男人,能在不幸的境遇中站著死亡,讓人心生敬畏,也許,她在內心吶喊掙紮,由此而衍生出擔憂,擔憂自己的親兄何處是歸宿。
  傷痛的結果只能是病情對母親的攪繞和侵襲,心疼的結果只能是我對母親的牽腸和掛肚。誰也不會例外,看著母親,已經蒼老,不再挺拔,斑斑駁駁地透露著自己嚇人的輩份兒,在與母親靜寂無聲地對坐中,我卻強烈地感受到,母親身上慣有的壹種讓人不敢小覷的傳代強勢正在我的血脈裏流淌和傳承,這是我用成熟的、理智的、冷靜的眼光再品讀我的母親最大感受。
  熟悉和親近也有自身的缺陷,容易丟掉內心的感情,只會用粗線條的整體魅力,目光和言辭不再講究分寸,很難說是把握得更好,還是松馳了把握,這不象交友,過於熟絡就變成尋常溝通。
  在我的家庭,母親因過於出色而又不得不任勞任怨,家人又習慣了將母親的出色歸於強者之列,現在,我才明白,其實,世間多數出色者都會因眾人的分享、依靠、爭搶和排泄而成為最弱的弱者,這是母親用壹生付出的精神代價,心想,我會盡力用我的力量,讓母親收獲驚人的報償。
  壹種由心靈溝通而產生的尊重冉冉升騰。我在外,做得好也罷賴也罷,過得窮也罷富也罷,我混的權位高也罷低也罷,都無所謂,這壹生,只想兌現我對母親的這個承諾。










同じカテゴリー(11)の記事画像
春日拾趣
同じカテゴリー(11)の記事
 9月的最后一天 (2014-10-07 16:02)
 總有一個人,彷彿就在左右。 (2014-04-12 14:55)
 春日拾趣 (2013-04-12 13:38)
 下一個路口的預兆 (2012-02-21 17:58)
 心情在冬天裡開花 (2012-01-03 18:50)

Posted by yyysam at 12:28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