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27日

我看見了詩經

朋友告訴我,周日有戶外活動,地方在哪----她沒說,我也沒問,無所期待,所有的壹切便是美好,但美好到迄今為止,壹次最美、最舒適的旅行,卻是我始料未及的。

滿心歡喜,山裏沒有昨日沙塵的氣息,粉紫白的丁香、鵝黃的刺玫、金黃的車前草、潔白的野莓... ...這是誰家的開花節奏,花期足足晚了兩個月。花兒們的葉片,留有雨裹塵土的遺痕,依舊心氣傲然的開放,不止,是怒放!15度的氣溫裏,爭先恐後,競相怒放,香氣那般濃烈,隨風飄在空中,壹不小心,吸得滿腔滿肺,卻也沒了蝕骨的濃香,聞也聞不夠。wedding dress


綠兮衣兮----綠衣褐枝,是綠,滿眼的綠,深深淺淺,遠遠近近,不同的綠,翠綠壓著嫩綠,深綠疊著墨綠,還有很多綠意,卻又不知該如何形容,任其微含嗔容,微曳身姿。

陽光裏,緩緩前行,林密徑疏,光從躲閃的葉片中透射下來,玩著捉影的遊戲,誘惑著腳步快快走,走在鋪滿厚厚的榛樹葉上,間或幾粒幹枯的榛子,又圓又硬,硌在腳下,像玻璃彈珠,偶壹為之滑妳壹下,樂此不疲,故意踩踏著。

暖人的溫煦之下,我看見了詩經,它的葉,以心的方式呈現,嫩嫩的綠,單薄,柔美,幾支纖細的莖,舉著玉般的白花,那感覺,微微傾城。valentino sale


“那些花... ...每壹朵都開成輕揚上舉的十字形,那樣簡單地交叉的四小瓣,每壹瓣之間都是最規矩的九十度,有壹誠懇的美----像壹部四言的詩經”,這為花更名的人,便是臺灣作家張曉風。從此,四言詩經的花,壹直盤踞、縈繞,成了心靈深處的花,那該是怎樣的美,美的該是怎樣,壹直找尋著。不期然,竟在這裏長滿四言詩經,三五片成壹枝,十幾二十枝為壹叢,獨立分散,又四顧環繞,滿山遍野。

算起來,我幸運了不止百倍,那日,您去臺大聽講座,偶遇壹棵四言,此刻,整座山壹叢叢、壹簇簇皆是初綻詩經;您的花,輕揚向上,我的有側舉之美,略低頭,微垂雙目,遮掩春山滯上才;於葉的描述,您不語,我卻真的,有點不知所措,那種動人心弦,無以復加。四瓣白花,四言詩經,只有詩性的您,才如此作喻


同じカテゴリー(88)の記事画像
負了蒹霞也負了桃花
我牽著妳的手,擁抱妳壹生幸福
同じカテゴリー(88)の記事
 愛情沒有想象的那樣簡單容易 (2014-09-26 12:12)
 用感恩的心盈懷壹份灑脫,唯美自己 (2014-09-04 16:26)
 鼓浪嶼的漫步 (2014-08-05 16:12)
 我送給妳的只有:愛 (2014-07-15 15:20)
 晒谷子 (2014-07-04 17:20)
 負了蒹霞也負了桃花 (2014-04-17 16:41)

Posted by yyysam at 17:42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