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13日

讓我深藏這段初遇可好?

  
  這是一個故事,或者一個童話。
  我已經記不得是什麽時候認識沈默王賜豪和林霏霏的了,好像時間走的很平靜,我們就這樣做了朋友,做了閨密。
  沈默是我認識的神經大條的女生的典型代表,神經大條是很多人對她的認知,這個詞也是老王告訴我的。因爲我習慣了沈默的神經大條,絲毫察覺不出來了。我唯一察覺出來的就是,神經大條的沈默,也有傷心憂愁,只是不說出來而已。
  再說林霏霏,安靜是外表,或許該說她比我和沈默理智,太理智的女生。當然,也傻。傻乎乎的把自己禁锢在不肯告訴別人的世界裏。
  我,我也不知道怎麽說我自己。我既有沈默透明質酸 淚溝的性格,也有林霏霏的外表,或許我是人格分裂的代表。
  我們這樣三個有些相似,有些不同的人變成了好朋友,變成了無話不談的閨密。真的很奇妙。年少的時候,身邊有最好的朋友,有心愛的男孩,真的是很美的事情。我們都有,真的很美。
  一閉眼,似乎還記得我在作文裏寫:我最好的朋友是蘇蕊,她怎麽怎麽樣。現在讓我再寫,我肯定寫不出來了。如今的我,並沒有不當蘇蕊是最好的朋友,而是覺得最好已經沒有確切的定義了。就像,就像自己定義不了自己是不是好姑娘一樣。我珍愛我身邊的每一個好朋友。
  抱歉我要以第一人稱的視角來寫這個故事,因爲,我模擬不了別人。
  我一直都不是一個記憶力好的人,我不會在跟別人聊天的時候,敘述很多很多別人說的話和故事,我只覺得,事情發生過,雖然不記得,可是變成了記憶最美的沈澱,雖然真的不記得了,可是提起沈默,林霏霏,我是微笑的,嘴角真的會不自覺的上揚。曾經的我,有些矯情,現在的我只想珍惜還在的朋友。
  我不知道哪天開始,人和人之間的感情需要維系。或許應該這樣說,刻意去營造溫馨。我和蘇蕊可以在幾個月不聯系的情況下,見面卻依舊很平淡的打招呼,不是不激動,也不是沒話說,而是我們覺得,這是感情的沈澱,還不到爆發。
  又或者,我有個朋友。她身體不太好,高中只同班還,在之後的2年裏,吵過很大很大的架,我甚至在她決裂離開時,什麽也不顧的大聲喊:我以後再理你,我就不是人。然後,我不是人了。我想說的是,我們也是這樣,很久不聯系,很久不見,照樣把對方當做很好很好的朋友。
  不是歲月把我的脾氣磨了去,我也不是抛不下面子去挽留,而是,我想讓你長大。林霏霏,你知道嗎?你一直在假裝自己很成熟,那種假裝會讓人心疼。當然,我不是不想心疼了,而是我這邊累了。
  沈默一直都是這樣,她很關心你,你知道。很多事,很多人,其實我都不曾參與,也不知道,有問題的還是你們兩個。我想這些年的友情裏,關于高中我都是零散的,只有初中我記得。而高中,你們卻是聯系在一起的。所以後來我們到了這一步,有高中的成分在。
  這些天我都睡的不安穩,腦子裏總是出現初中的畫面,沈默喜歡的男生,林霏霏你喜歡的男生,還有我的。這不是個好話題,因爲我們三個,不管是哪一個,都沒有把握住。可是我還是要提,因爲只有在你們面前,我才會有回到從前的感覺,這些年很快,快到我忘了你們會變,如果可以,我倒是想回到過去呢。呵呵。
  我喜歡沈默的驚喜,林霏霏的羞澀,蘇蕊的坦然。然後,嗯,其實還有很多跟我們一起的朋友,很瘦很受大家歡迎的小米,她也是我們很好很好的朋友,性格爽朗的湘姐,這些年,大家都變了,可關于當年的感覺,我卻從來沒改變過。
  後來的這些,無力回天也不能這麽肯定,只要順其自然吧。你們都變了我怎麽可能沒變,只是,我還是很愛回憶。回憶真的很美呀,現在的決裂又如何,我還溢價記得我認爲每個人是我的朋友時,她驚豔的身影。讓我深藏這段初遇可好?



Posted by yyysam at 11:10 │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