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16日

過年真好

年越來越近了,到了去集市買紅紙,寫對聯的時候了。解放前,父親念了兩年的私塾,解放後又念到小學畢業,在那個年代,父親已算是知識份子了,所以家裏的對聯都是父親寫的。記憶裏,父親總帶著我去趕集,置辦年貨。一到集市,就感覺過年的氣氛,那賣年畫,賣紅紙的攤位比比皆是,花花綠綠擺了一地,任人挑選。父親總是先挑
保濕
,寫對聯的紅紙,要顏色鮮亮的那種紅紙,總是看了幾個攤位,才決定買,還要計算好買幾張。

接著挑一些年畫,買毛筆,一瓶墨汁,當然也會買日用品,每次都是滿載而歸。父親總喜歡在大年夜前一晚寫對聯,晚飯過後,父親就會拿著紅紙,放到八仙桌上,先酌量著,怎麼裁,因一張紅紙很大,裁好了夠兩扇門貼。麻煩的是堂屋主門對聯的紅紙,不但要裁成長長兩條,還要疊方格字印,這樣寫的字就不會斜。父親運籌帷幄,幾下就把家裏所有門紅紙裁好。

開始寫對聯了,父親總是翻閱一些書,然後自己想想,結合一下,自己編一副主門對聯,每一年對聯都不一樣。父親寫毛筆字的姿勢煞是好看,字寫出來,那叫一個龍飛鳳舞,後來大了,才知道父親的書法,為草書,而且是狂草級別的,那字經常受到別人的稱讚。他每寫一個字,我要幫忙把對聯紙往前平拉,避免墨汁流動,防字跡模糊。中醫失眠
幼小的我,一邊牽著紙,一邊看著父親寫對聯,心裏膜拜啊!是的,過年的年味,還有父親寫對聯的墨香味。

第二天,母親很早就把雞燉在鍋裏,早上一起來,就聞到一股雞湯的香味,啊,過年真好。父親,總是跑來跑去,領著我們幾個小孩,把家裏的衛生,再清理一遍。之後,還洗臉,淨手,帶上我和哥哥,去偏僻的路口,給祖先燒紙錢,行跪拜禮。回來就該燒菜,準備年夜飯了。等菜燒得差不多,遠處,近處,鞭炮已開始響起來了,是的,有的人家,已開始吃年夜飯了。這時父親就會帶著我,把家裏的對聯貼上去,新的年畫也貼好,一下,屋裏屋外,紅紅火火的別提多喜慶了。年夜飯當然吃得一團喜慶,最開心的,還是父母給壓歲錢。年三十晚上一般睡不著覺,心裏那個激動啊,因新衣服就擺在床頭,我一會摸摸新衣服,一會摸摸口袋裏的壓歲錢,盼望著早點天亮蘇家興



Posted by yyysam at 1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