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8月18日

看不見,視力不行

撥弄琵琶,音色掉滿地;他們說,時間久了,就容易淡忘,何止淡忘,甚至落憶失透~他們說,日子過了,就容易悲傷,何止悲傷,甚至笑散如煙。我不知道,江水流流,終究忘了囫圇吞壹片瀟瀟閔過的驚顫,還是轉身,丟壹曲琵琶,掩面而來的不知是誰?終究,還是康泰領隊那個終究,這些事慢慢變成散場,煙火紛飛的年頭,壹場夢,壹場始終難過卻還是輕輕淌過的顆塵,散開!哦,還會回來,還會散開再回來,還會再次回來!是離愁歸回原地,還是我歸不去往生,往事洗過,還能再清晰多少琵琶酸甜在其中?

昨夜,昨夜,昨夜看不見,漫天的飛舞,漫天的燈籠,落在腳下,匆匆籠罩時光與歲月;我說,不應該讓雙手掐死燈盞,我還說,也不應該讓被子鋪上涼席,涼透壹身,還是涼透壹生,難道是要涼透忽然的看透?模糊了雙眼看清晰的世界,清晰了心眼看模糊的人生,有時候不如倒壹Dream beauty pro 黑店壺酒,喝完左杯再喝右杯,看完故事再看故世,笑,再笑壹笑,然後沈默,坐在冰冷的石頭,擡頭,四十四度角,少壹度浪漫,再四十六度,多壹度癡笑!妳飛舞麽,妳飛舞到哪裏,尋不到了,尋不到了麽~

看不見,視力不行;看不透,心力不夠,迷糊著散光玻璃,眨眨眼,這些年還是那些事,平淡的卻激起的冰浪!不是誰,又願意再哼那曲歌,來來往往的碗筷,擊打聲聲卻烙下印記的、飽嗝,時光般的躁動麽,還是急匆匆要流過的慵年懶月?!哦,不,壹切應該都康泰領隊很寧靜,寧靜得仿佛壹個人行走,壹個人旅行,甚至壹個人只唱壹首歌,壹個人只吃壹根面條,讓壹個人影滑入風中了啊,不是真實不會跑,而是音畫歲月的夢囈壹直重復再重復,輪回再輪回,哦,重復昨天的油炸煎餅子,卻輪回明天的小雨淋緒愁~壹聲嘆染百千裏遠方,兩琵琶對彈影子亂動,今天,安靜依偎著小樓,聽歌,淪陷,永無止境,清醒,卻無處彈起了!~人呢,物呢,何處笑三聲,如影忘琵琶~悠悠壹陣風,冥冥忘之中了吧~



Posted by yyysam at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