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6月29日

熟悉的春風吹進窗櫺

立春後的天氣,在溫暖陽光的照耀下,開始一天天暖和起來,小河邊依依垂柳,柳葉漸萌,露出幾顆嫩黃的小芽,那麼清新悅人。是春風帶著深深的眷戀,輕吻著久別的田野,山綠了、水綠了,小草萌岀了新芽。也喚醒我在寒冬中蟄伏已久的心靈。

“好雨知時節”,春天的腳步總是伴著煙雨而來。窗外飄灑著濛濛的細雨,洗滌著這因寒冷而沉睡的田野,“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早春溫暖的氣息迷朦在江南小城的天空,春風春雨把美麗的新裝,披在了遠山、溪流、原野的身上。在春雨飄零的日子,翻翻藏書,編編舊稿,在百無聊賴中,惟有春風還帶著它昔日的真誠,從窗外吹來,撫慰著我跋涉已久疲倦的身軀和孤寂的心靈。

春去春來,沉淪的夢境飄渺的漸漸遠去。但是我的心中,卻有著舊日往事的留存,使我時時反顧,更何況又是這早春的時節。不免有“故人云散盡,我亦等輕塵。”感嘆!而人生恰恰就在這春花秋月的變幻中消逝。

“春風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我漫步在秋浦河畔,有過多少往事,彷彿就在昨天,有過多少朋友彷彿還在身旁。

在早春溫暖的氣息裡,我漫步在杏花煙雨的小城,尋找兒時的玩伴,“春寶,我在這裡”,迷惘中我看見從“繼武巷”裡歡快地跑岀個小伙伴。還是那麼天真活潑,小辮子在頭上飛舞。他就是春寶,上小學的時期候頭上還留著小辮子,可見他在家裡是怎樣的被驕慣著。在文革前,他家老屋的中堂上還掛著一塊“欽差大臣”的匾額,他和家人是清末的遺老遺少。他比我年長幾歲,總是他帶著我們幾個小伙伴玩,每當春天來臨的時候,我們去野外踏青,一群小伙伴在他的帶領下爬齊山,聽大人說齊山有七十二洞,可是我們從沒有找到那麼多洞,最容易找的是“滴水洞”,鑽進佈滿藤蘿的洞口,一股清涼冷意撲面而來,洞頂風化的石壁上,向下不停的滴著水珠。青石板上那汪清水是我們每次進洞都要喝的,涼絲絲的還有點甜,遠比現在“農夫山泉”好喝得多。聽老人說:喝了“滴水洞”的水,眼睛會變得更明亮。每次喝完水,我們都沾沾自喜,感覺眼睛是明亮了許多!在我心裡春寶就是我們的孩子王。

春風把河邊的垂柳吹得碧綠,不知名的小花開在草叢中。春寶是個膽子大,很調皮的孩子。而且是一個抓魚的好手,有一次就在這清溪河裡,他帶著我們到河灘邊捉魚,他把家裡的雞罩拿來,他讓我們在岸上,拾他從河里扔上來的魚,他自己脫光了衣服,光著小屁股,手裡拿著雞罩在淺灘邊罩魚,透過清澈的河水,可以看見小魚在河裡面歡快的游來游去,一罩下去總能捉到幾條。這些春天裡的美好故事在春天到來的時候,又像陣陣春風掠過心頭。



同じカテゴリー(科技)の記事
 一本默默的山居小書 (2015-04-30 10:54)
 人生這條路太長,三人行! (2014-07-16 16:28)
 面對無力周濟窮迫的父母 (2014-06-26 11:24)
 暖雨晴風初 破凍 (2014-06-19 13:16)
 一輩子做個小女人 (2014-05-28 12:08)
 一切都變得清晰可見 (2014-05-22 17:2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