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23日

與廬山有關的戀情

生命是一場場告別,從起點對結束再見,你擁有的漸漸是傷痕,在回望來路的時候,那天,我們相遇在街上,彼此寒喧並報以微笑,然後揮手道別,轉過身後已淚流滿面中醫失眠


播放機裡時常放著這支歌,當我想起某些片段的時候,這首曲子便會響起。因為意猶未盡的年少遺憾,在此後山水遙隔的光陰裡斷斷續續的清晰又模糊。
流過淚的臉,夕陽西下時,在一些必經的十字路口總是不經意露出痛楚,想到載著你路過我每日必經的一些路口,告訴你我的現狀,一路都是我一個人在說,你在聽。恍恍惚惚,似一場夢境,醒來發現抓在手中的只剩零星的記憶。這些零星的記憶卻讓人時常懷想,只因它讓時光的足跡停留在十年前,懵懂的少年。
也記得在一個凜冽的冬夜,和兩三好友圍著火爐,時光那麼安靜,煮了一壺又一壺熱茶,茶水續了一杯又一杯,我們聊到一些生活的話題,每個人的臉上都寫盡了這個歲月中夾雜的無法掩蓋的倦意,林來一句,誰又不是藏著過!或許是的,誰和誰的生活,真的都是藏著,藏著自己的心情,藏著自己的喜悅與憂愁。似乎生活無論如何選擇都是錯的。此後聯繫上一個十五年杳無音信的共同朋友,電話裡一來二去,如今的寒暄,也僅只剩下匆忙中相約春節一起喝茶敘舊。
敘舊是一個很溫暖的詞。溫暖的午後,溫暖的茶室,相對而歡,舉杯暢飲,因為只有彼此溫暖的人才有機緣坐下來喝茶敘舊,聊盡前塵往事,在下一個路口繼續前行。我們常常扮演著多重角色,在紛繁世間,也許妖嬈也許沉靜。
冬晨一別,送你去車站,端了碗牛肉麵,你即將去雪未融化的廬山之巔。廬山的冬天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年聖誕,鋪天蓋地的大雪,和兩個女友冒著風雪爬好漢坡,經過望江亭到牯嶺,換成現在肯定是改期擇日了,那時候年少的我們,是多麼的有勇氣有膽量,一路上雪越來越大,到山頂已經是串串冰掛迎接我們,一路上用腳寫下許多印跡,如今想來那些在雪地上寫下的字是靦腆卻珍貴的心跡。雪再下印跡被鋪平,那樣的心事只有大地知道。那天我坐在望江亭遠看浩瀚的鄱陽湖水在短信裡問:你猜我在哪裡?回:不在鄱陽湖就在廬山。此後多個一猜一回,都是如此巧合。那夜回程的車上聽到《愛就愛了》,那是十二年前的聖誕,冰天雪地帶著防滑鏈的冬日,深刻的烙進記憶裡,從未模糊。此後對望江亭的懷念,每一次仰望山巔之時都會默然,越過山山水水,越過歲月的年輪,總是悄然升起康泰領隊
後來我又多次去過廬山,在不同的季節,和不同的人。卻沒有那一年那樣的憧憬與欣喜。然而也不再幼稚隨意的告知自己又在廬山,倔強必然是這麼一回事,丟了尋找的路途,讓留戀斷了續。一段心情,只留一段記憶,只供一段時光,此後想爬好漢坡的心也總是在,只是許願一空再空,今冬依然策劃過。因積雪而未再次成行。
牯嶺上的雪未化,此時是廬山的淡季,去三疊泉的路因為結冰也被封,於是就在如琴湖錦繡穀含鄱口等地轉轉。聽說新增了多個收費的小景點,實際上是咋呼人的,聽來,這似乎是一個遺憾了。遺憾總是在,我們的生活,就是由許多的不完美串聯而成。
不說再見,卻是真的在另一座城市的街口,再見。燈火闌珊之時,夜色中公交擁擠不堪,新年的彩旗已經升起,商家為此徹夜明亮的燈火,聯盛超市七點五折的優惠讓顧客排起了長長的隊伍,我想吃車厘子,卻因為前面有五六十號人排隊而放棄。那個不眠之夜,潯陽江頭,夜送客。
老遠就看見餐館的名字,過側門進去就是,沒想到你在餐館的一樓門外等我。又看到你清瘦的身影。再見,我卻一句話也不說,每每想到自己這樣不堪言語事後又懊悔。茶盞間談笑很淺,我裝作一個冷傲的公主,也許人群中,我便是這樣子。紅旗影院的票因為錯過檔期又一次失算,我執意要你再看一場電影,你搖頭說不。原本想陪伴你久一點,直到火車開啟的時刻。告別卻在計畫之外提前而至,十一年溫溫淺淺的牽掛,這一場敘舊,心酸愁緒齊湧而來,有人事後問我那個高速上離得最近的距離102公里的人是誰。我含蓄一笑,有些心情不用去猜,有些情不用去揣度。曾經我在高速上,離你最近的距離,是102公里,車子在往你那的方向轉了個彎,假期去了山裡。我記得這句話。他的樣子始終是清瘦溫情的。再見,依舊如此。
席間說到潯陽樓和茶餅,小傢伙突然來一句:老姐,你今晚很符合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啊。我心中想的卻是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只聽那一句,刹那把我的情緒渲染得悲傷之極。悲傷由此而來,濃得化不開,那離別的車站再一次響起……
水邊的荻花是影像裡唯美的妝扮,記憶裡荻花和苞茅的重疊,密密匝匝的松針,陣陣松濤,懸在松樹枝梢的松果,安靜的寺廟,師傅安靜的晚課,黃昏的撞鐘聲,繞寶塔順轉三圈,一些荒涼的山路,幽靜的峽谷,寂靜的山崗,乾涸的湖邊,靜謐的園林,萬事萬物,他們仍舊在那裡,默然,歡喜。
這個被渲染成一生一世銜接的跨年之夜,空中到處是璀璨的煙火。路上行人熙攘,人聲鼎沸,在甘棠湖畔,千萬種嘈雜的聲音彙集成一條聽不清言語的河流,公交月臺旁有放孔明燈的小夥子,嘴裡叫著,五塊錢一盞,點一盞許一個新年願望。於是你點了一盞燈,你雙手扶著燈罩的兩則,表情安定一語不發,看著燭光的燃燒使周圍空氣溫度升高,燭光的熱氣漸漸撐開燈罩,你鬆手放飛燈的瞬間,看到夜色下微弱的燭光映襯著你的臉,說不出來是喜悅還是憂傷。隱隱若若的微光,浮光掠影倒映,此生與廬山有關的戀情,在美麗的甘棠湖畔畫上句號。讓那微弱的溫情之光照耀彼此,溫暖的繼續生活下去康泰旅行社


同じカテゴリー(科技)の記事
 一本默默的山居小書 (2015-04-30 10:54)
 人生這條路太長,三人行! (2014-07-16 16:28)
 面對無力周濟窮迫的父母 (2014-06-26 11:24)
 暖雨晴風初 破凍 (2014-06-19 13:16)
 一輩子做個小女人 (2014-05-28 12:08)
 一切都變得清晰可見 (2014-05-22 17:2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